完美网

葛秦鉴杜修言小说_葛秦鉴杜修言小说名字

连载中

道魂

来源:掌中云 作者:我是杜修言 主角:葛秦鉴,杜修言 标签:灵异,悬疑,妖魔鬼怪,道士,道术

今天小编带来道魂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葛秦鉴,杜修言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我是杜修言,惊悚的诈尸、可怕的水鬼、诡异的罗布泊小河墓地、鬼影幢幢的武侯墓、机关迭出的水下鲁王坟;走阴、通灵、七星续命,一个中国最普通的道士,历经九死一生,救人无数,只为了师门无上的荣光和道家永恒的梦想……

道魂

推荐指数:9分

《道魂》在线阅读全文

道魂精彩章节:

这个挎包是九十年代最普通的挎包,相信大家都见过。又叫电工包,就是白色的帆布包,包上有着一个闪电的标志。

这边的胖三和羊倌急急忙忙的往回赶的时候,村里的形势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局面。当昏黄的太阳疲惫的落在山的后面,黛色的黑暗也降临了。此时的二奶奶已经到了活动自如的地步,她一改过去活着时老态龙钟的蹒跚之态,体态反而轻盈似狸猫!

吴莫离早不知跑到了哪儿,倒是村长带着几个年轻人拎着几杆土铳从两侧包抄了过来!土铳这东西,在当地俗称马炮,内装火药和铁砂,威力虽不是很大,但它出膛后的着力点呈一片散沙状,所以并不需要很好的枪法也能打中,在当地很是使用。

村子里大半的庄户都几乎受到了二奶奶的重创,老人小孩已经安全转移到了村外,整个村子等于成了战场,几头尚未来得及转移的大型牲畜皆成了二奶奶的手下冤魂,几处垮塌的房子里燃起浓浓的青烟,所幸尚无人员伤亡。

二奶奶的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朝着村长几个人就奔了过来。待二奶奶到了射程之内,村长大叫一声:“开枪!”顿时碰碰之声不绝于耳,几杆土铳同时开火!滚烫的铁砂夹杂着火焰,一股脑的招呼在二奶奶的身上!只见二奶奶只是一个趔趄,身上的孝衣顷刻间化作了熊熊火焰!二奶奶整个就成了一个火人!

哔哔啵啵的肌肉组织受热膨胀而发生了轻微的爆炸,二奶奶的喉咙里发出更加愤怒的吼声,整个人就像一团火焰,冲着村长冲了过来!

那村长等几个人何曾见过这般阵势,竟然吓得愣在当地。就在这时,只见吴莫离扯着一根黑线嗖地窜出来,一头扔给村长道:“快,把她绑住!”

村长看着手里这条细细的黑线,骂道:“找死啊!马炮都不管用,这一根细线管你娘的球用啊?”

吴莫离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线,这是鲁班爷爷的墨斗线!”

墨斗线,据说是鲁班爷测量时的木工用具。与鲁班尺一样,是正直的化身,对付一些脏东西真实有效,真不知道吴莫离这家伙是从哪里听说来的。

村长将信将疑,但还是和几个村民扯着两头将二奶奶围了起来。由于二奶奶身上的火苗腾腾烈烈,那村长几个人还没到跟前墨斗线就烧断了,一个村民还没来得及跑,二奶奶就忽地抓住了那人的肩膀,嘴角过处,只听一声惨叫,那人的肩膀上竟被撕下一大块肉来!二奶奶的嘴里咕哝咕哝的大快朵颐,嘴角淌下来的血像两道小溪!

村长冲吴莫离恨恨地骂道:“什么他妈的狗屁墨斗线,吴莫离,你要偿命!”

吴莫离也没料到事情竟然弄到了这种地步,一时间也是正在当地!

再看,二奶奶张开森然大口,冲着那人的咽喉就咬了下去!这是就听一声大喝:“孽畜,休得放肆!”

说话间,只见一个中年人手一扬,一道绿光扑地没在了火光中的二奶奶身上,那无坚不摧的二奶奶顿时发出凄厉的哀嚎,整个人顿时瘫软在地,那个村民也早已被这个中年人从二奶奶手里扯了出来!

村长等人怔了怔神,急忙走过来,用当时在农村算作时髦礼节的握手来表达了一下对此人的感谢。

此时胖三挤过来,夸功般的说道:“俺没误事吧!”

吴莫离也走过来道:“要不是我死撑着保护大家,怕要多伤好几条人命呢!”这时,一边的中年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只看的吴莫离心里发慌,不由嘿嘿地干笑了几声,方才想起了什么,急忙狼狈的脱下那件白色的道袍,唯唯诺诺的递给中年人,不好意思的说道:“还给你……”

中年人接过道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此时,二奶奶身上的火已经熄灭了,只是整个人兀自在地上挣扎不休,嘴里发出凄惨的哀嚎。

知道二奶奶已被降服,村民也陆续的围了上来。树栋哥仨走上来,此时他们雪白的孝衣早已成了像从炭堆里拨拉出来一样。

树栋看了一样他娘黑黢黢的模样,不由恶心的干呕了几声。连连说道:“怎么还动弹?赶快把他弄死。”

中年人道:“要弄死也不难,除非得找到使她起尸的根由,看看她是那只畜生的灵气衍生出来的。”说到这里,他皱了一下眉头道:“诈尸一般在阳气盛旺的中午根本不会出现,因为非在极阴的晚上才能形成诈尸主观条件。”

树栋抢话道:“是一只猫!一只大黄猫落在我娘的身体上,接着就诈尸了!”

中年人道:“只要捉住这只猫,杀了那只主体。你娘不过是只宿主傀儡了!”

树栋早已经带着兄弟几个去找那只该死的猫了。

此时,中年人转过身对吴莫离道:“你既然偷了我的道袍,想必也是你让胖子去请我的吧!”

吴莫离红着脸道:“那次我去山里替老王头采横笛用的声膜葭莩,无意中闯入了你的草屋……”说到这里,他急忙加大声音道:“我只拿了你一件道袍啊,别的啥也没拿!”

中年人转过身不再看他,相反倒是对胖三有些赞赏道:“你领着我去灵堂那边看看!”此时的天色已然暗了下去,村里却没有一丝灯光。入土为安。只要二奶奶不下葬,整个村里的人就摆脱不掉恐惧。

二奶奶的灵前一片狼藉,地上随处可见散落的馒头和菜叶,那口红艳艳的棺材还没来得及入殓,也被掀翻在地。

“这就是二奶奶停灵的位置!”胖三指着草铺对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四下看了看,挠了挠头,嘴里连说奇怪。很显然,他找不到起尸的原因。因为说白了,白天就不可能诈尸。可既然真出了这档子事,肯定有诡异的因素。

这时,就听见几声猫叫,树栋等人拎着一只肥硕的大黄猫走了过来。“就是这只猫!”树栋把猫狠狠地掼在地上,用脚踩着,问中年人:“怎么处置它?”

中年人看也不看,随口道:“杀了它!”

不一会,树栋就两手是血的回来了,说道:“我把它大卸八块了!”

话刚一落音,有人跑来说:“二奶奶不动弹了,怎么碰她也没反应了!”

吴莫离、胖三等人马上向中年人投去钦佩的目光。

树栋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那我娘的尸体……”

中年人冷冷地道:“抬回来,明天我给她老人家做超度,活着没享福,死了还遭这么大的罪!”

树栋兄弟三个的脸不由一下红到了耳根。

中年人回身冲吴莫离道:“你去把二奶奶身上的那支短剑取来,记住不要用生水洗!”吴莫离得到中年人的差遣,有些受宠若惊的去了。

屋里很黑。被二奶奶毁灭的电力设备恐怕一时半会还修不好。这个夜恐怕要在黑暗中度过了。此时,树栋端来一盆水,放在屋里,洗去手上杀猫时候染上的血渍。树材拿着一柄手电做照明用。

“看看我手上干净了没有!”树栋朝树材喊道。树材便把手电的光柱移到了水盆里。晃动的水里马上便折射出来一片惨淡的亮光。这个亮点正好反射在墙上的一副画上。这张画年头很是久远,已经隐隐有些泛黄,画上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一轮圆月透过密匝的松树邪邪的照了下来。旁边还有一行题字,明月松间照。

中年人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走过来蹲下身,不住的来回移动着水盆的位置,并让树材的手电灯光来回变换着折射的角度。

不一会,中年人站起来,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原来如此!”

胖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道:“中午的太阳照在这个水盆里,水便折射出反光,而这个反光正好就照在画上的月亮上,月亮又把反光折射到灵铺上的二奶奶身上。恰好这只大猫经过。也就形成了两阴一阳的诈尸条件。”

水映画中月,一错成阴阳。

“嗯,不错,中午的时候这里就是放了一个水盆。”树栋说道。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不仅对中年人缜密的思维感到钦佩。

这时,吴莫离手里拿着一柄一尺来长的白色短剑走过来,毕恭毕敬的呈到中年人跟前道:“是这个东西吗?”中年人接过来,找来一块废纸包住,放到挎包里,道:“这个东西叫做灵剑,是用通灵兕的角做成的。”

吴莫离知道,通灵兕是远古浙江一带的会稽山上的一种犀牛。关于通灵兕的记载,可追溯到史前文明,他们体形高大,前额正中长出一只半米来长的角。通灵兕是一种灵兽。他们只吃有毒之草,它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以身试药,好为人们找到解毒的方法。久之,它的角便汇集了天地精华,日月灵气,成了极为稀缺的神物,通常被道家用作是通灵、驱邪的圣物。而用通灵兕角做成的东西往往被视作神器。

吴莫离有些沾沾自喜,他知道,这些话其实就是中年人说给他听的,因为这些话,也只有他才听说过。

此时,一边的那个挨了二奶奶咬的村民,兀自还在呻吟不止,肩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躺着黑血,伤口处,早已呈现出乌黑之状并呈蔓延之势。

吴莫离飞快的跑到树栋的厨房里,抓来一大把糯米就要往那伤口上按,一边的中年人骂道:“胡闹!”一脚就把吴莫离踹出了老远,“这不是僵尸咬的!”

胖三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瞪了吴莫离一眼道:“就你逞能!”

中年人从挎包里掏出一把灰,敷在伤口上,叮嘱道:“伤势没好之前,莫去坟庙之处。”那村民顿时便感到一丝麻痒顺着肩膀通到了四肢百骸,万般说不出的惬意。

这时,二奶奶的尸体已被村民抬了回来,重新安置到灵铺上,并安置人认真看守。树栋早已跃到墙边,一把撕下了那张“明月松间照”。

此时,天色大晚,村长恭敬的邀请中年人吃饭。中年人淡淡的拒绝了:“不能,我得赶回去,家里还有几只羊呢!”

中年人走到门口,村长道:“黑灯瞎火的,我派几个人送你回去吧,那个谁……胖三……”

中年人哈哈大笑:“承领村长的好意了,不过真的不需要!”

树栋在一边道:“你也真是的,师傅连鬼都不怕,还怕什么?”树栋这句话里满是奉承。

中年人看了可他一眼道:“下葬之后,你们哥儿仨要在坟地上守墓三年。若是违约,当有霉运之虞!”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