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夏沐裴瑾年夏风沐瑾年_夏沐裴瑾年夏风沐瑾年小说阅读

连载中

夏风沐瑾年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七色堇 主角:夏沐,裴瑾年 标签:现言,暧昧,情感,闪婚,甜宠

今天小编带来夏风沐瑾年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夏沐,裴瑾年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七色堇,苦等三年,败给一段激情视频。任性闪婚,什么?只为掩饰他是gay!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托起他的脸,他只是邪魅一笑!“裴瑾年,你到底为什么和我结婚?”他眸光一敛,“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没想过别人。

夏风沐瑾年精彩章节: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我哼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题曲,走进家门。

这次相亲还是比较轻松的,起码裴瑾年也没看上我,这样的结果我妈也没辙。

我暗自庆幸躲过一劫,倒在沙发上拿起手边的杂志。那上面有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让我一见钟情,只是五位数的价格吓退了我,只好有事没事地看几眼,过过眼瘾。

还没等翻开,我尊敬的老妈,钱芸女士就从厨房里急三火四地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盛汤的勺子,向我挥舞着。

“夏沐,你想气死我吗?人家张阿姨给你介绍的男孩子条件要多好有多好,你居然放人家鸽子!”

以往,她这样批评我时,我,一般都是嬉皮笑脸地上前给她揉肩,帮我去厨房做菜洗碗,因为做贼心虚嘛。

可今天不同,我有底气啊。

“妈,您能不能搞清楚状况再骂人?”

我妈手里的勺子在我头顶上方比划了两下,像是要打我。

但我知道,她不可能真的打我,也就是做做样子,摆出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但我早已习以为常,所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坐在原地纹丝未动。

许是见我情绪还算稳定,她不失时机地对我进行不折不扣的教育,“夏沐,你能不能听妈一句劝,你都等他三年了,也没见他有个态度,你还有几个三年去挥霍?等你年龄大了,他变心了,到时候……”

“妈!”我双手捂住耳朵,内心一阵烦躁,“这段台词我耳朵都听出茧了,拜托您不要再重复了好不好?”

“我说了这么多年,你也没往心里去,那个李均益根本不靠谱,英国那么远,他是能回来,还是你能过去?”

“妈,均益马上就回来了。”我又拿起杂志。

“他回来又怎么样?说娶你了吗?”我妈今天很执着,看样子是不想让我消停了,她唉了口气,接着教训我,“我辛辛苦苦托人给你安排相亲,你什么时候认真对待过?现在倒好,还学会骗人了,这很不礼貌,让我怎么跟张阿姨解释?”

我懒得跟她讲道理,那样会把我累晕的,于是直接把手机里裴瑾年发的照片递给她,“呶,反正人我是见了,不信算了。”

我妈半信半疑地接过手机,对着裴瑾年的照片反复端详,还局部放大,抬头问我:“你刚才和这个男孩子见面了?”

“对啊!”我心不在焉。

“人长得不错啊!”我妈对着手机不由得感叹。

“那有什么用?人家没看上我。”我拿起果盘里的苹果,咬了一口。

我妈一把将苹果抢过去,重新放回果盘,“你哪一点他没看上?”

我无奈至极,敷衍道:“妈,人家怎么好直接说呢,大概是嫌我长得丑吧!”

“是谁这么没眼光?我女儿最漂亮了,医院里不知多少医生想着呢!”门口出现了父亲大人的身影。

我的爸爸,夏书平,云海市中心医院的主任医师,医术高明,是医院里有名的专家。

我妈接茬道:“那有什么用啊,我看辰希那孩子就很好,人长得端正,家庭背景好,业务能力又强,前途无量,可是你女儿偏偏说没感觉。”

我妈说的人叫江辰希,是爸爸的学生,年轻英俊,医学博士,他的父亲开了一家制药公司,我们两家是世交,所以我从小与他走得比较近,但我只拿他当哥哥。

“爸,今天下班这么早?”我试图把话题岔过去,接过老爸脱下的外套,替他挂了起来。

可是老妈却见缝插针,三句话不离我的终身大事,“书平,你快来看,这是小沐今天相亲的男孩子,一表人才。”

很显然,我低估了她的能力,任何事都不足以把我相亲这件事从她脑海里挤掉。

不过,我爸对此事的态度还不至于那么偏激,“小沐不是小孩子了,你事先没跟她沟通好,就一厢情愿地安排什么相亲,这有什么意义?”

我一听,心里对老爸这个感激啊,知女莫过父,说得一点都没错。

赶紧溜到他身后,把手放在他的太阳穴上,“亲爱的老爸,我来给您按摩。”

我妈见我们父女两人形成了联盟,哼了一声,“你这个态度,早晚把小沐给耽误了。”

我和爸爸一致沉默,我妈见状,转身奔向电话,“不行,我得问问你张阿姨,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对于老妈的执着,我彻底折服。

几分钟后她放下电话,面带疑惑,“小沐,你今天你真的去相亲了吗?张阿姨说那个叫刘群的小伙子等了你两个小时,根本没见到人影,怎么会这样?”

“刘群?”我惊讶地重复着这个名字,“不对啊,妈,他明明告诉我,他叫裴瑾年。”

“什么?你到底到去了哪里?”我妈一脸问号。

“白云路生如夏花咖啡馆。”我报上与裴瑾年见面的地址。

我妈眉头一皱,“我说的是白山路,你去白云路做什么?”

my god!

不会吧?!

这是相错了人?

这么说裴瑾年不是来和我相亲的?

也对,他从来没承认自己是来和我相亲的,是我先入为主地认为他是那个人。

亏得我还故作聪明地猜测他也是被家里逼婚的,而且还识破天机,做了他一次约了两个相亲对象的大胆推理,当时他还煞有介事地夸我聪明,心里一定在嘲笑我是个天上掉下来的大号傻瓜吧。

好尴尬。

晚上,我躺在被窝里,对着裴瑾年的照片,隔空给了他一顿乱拳。

什么人啊,明明知道我弄错了,还故意不揭穿,真是坏透了。

不过后来帮我救场,还算够义气,真想不明白他变脸为什么那么快,尤其是施展温柔的功夫绝对是上乘,甚至能够以假乱真。

我食指长按屏幕,裴瑾年的照片上出现了“删除”的菜单,指尖点了上去,出现了一个对话框,“确定删除此图片?”

我居然鬼使神差地点了“取消”。

一个荒唐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既然颜值这么高,宠幸几天再删也不迟。

没想到,这一宠幸,竟搭上了我的全部身家。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