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依迷竞是哪部小说_依迷竞是什么小说

完本

小娘子生夫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蓝天飞羽 主角:依迷,竞 标签:意外,爱情,缠绵,暖宠,命运

今天小编带来小娘子生夫记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依迷,竞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蓝天飞羽,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怀孕了,而我的男朋友李竭也因为这件事情和我提出了分手,一顿大吵以后,李竭摔门离开了医务室,留下我一个人在医务室里,我的眼泪顿时就止不住了,回想起两个人相识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才刚刚上大学,李竭非常害羞的来找我表白,后来我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我们三年的感情就这么没了,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突然之间就被告知怀孕,可我根本就没有和谁有过关系,怎么会怀孕呢?就在这个时候,小重赶紧来安慰我,估计是医生检查错了,并说明天陪我到大医院去看看,可等我们到大医院的时候,医生却告诉我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天哪,我都还没有和男人上过床,怎么会怀孕四个月呢?可是这是一个事实……

小娘子生夫记精彩章节:

“依迷,起来吃早餐。”王妈在门口叫我吃早餐。

平时,我很早就会起床帮王妈准备早餐,在我眼里,王妈比父亲对我还要好。所以,我也一直把她当做母亲一样对待。

昨晚小精灵蛋把我送回了家里,它说所有人都不记得我怀孕这件事了。

“哦,来啦!”我洗漱完,就向厨房走去。

王妈像往日一样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七层熟的荷包蛋,还准备了一杯椰奶。

“昨晚没睡好吗?眼睛好像有点肿?”王妈面露温柔,用手轻轻地帮屡了屡头发。

“这是你应该管的吗?赶紧去伺候少爷起床!”后母从房间突然走出来。

王妈恭恭敬敬地离开了。

“这是你应该坐的地方吗?拿着早餐和那些下等人一块儿吃。”只要父亲一不在旁边,她就张狂不已。

这个败家女,还以为父亲很有钱呢,父亲只不过是一个小经理,拿着微薄的工资,要不是你什么都不做,他用得着请一个全天候的保姆吗?烧钱。

我狠狠地瞪着她,仿佛心中的那把火要和她同归于尽。

可是,我还是平息了怒火,我不想给自己增添麻烦,就忍气吞声,我也知道,如果我和她吵起来,父亲绝对会责罚我,甚至会把我赶出家门。

吃完早餐才想起小精灵,我把它锁在抽屉里了。

我快步跑到房间,赶快打开抽屉,“你没事吧?”小精灵躺在那一动不动。

“哈哈…….吓你的。”它突然睁开眼睛。

我的眼泪在一瞬间迸发而出。

“我以为你死了,被我憋死在抽屉里了呢。”我抽泣道。

小精灵跳到我的脸上,用它的小手拍拍我的鼻子,“我可是具有永不死亡之称的小精灵!这个小菜一碟。”

“管你小菜一碟,大汤一碗的,没死就好,人类还要你救呢。”我调侃道。

“我要去上学了,你还是跟我去学校吧,在家里,如果被后母看到,你的不死之躯也难免一死。”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它放进我的书包里。

“什么女人这么厉害?”小精灵轻声嘀咕道。

“你嘀咕什么呀?赶紧闭嘴,不然被发现了。”我背起书包往外走。

学校的早晨和往日一样,有人背着包包来上课;有人在径道上跑步;有人在树荫下谈恋爱……这里的早晨,是年轻人自由挥洒青春与活力的场所。

荷花苑是我们学校里的一个公园,很多情侣约会的首选,也是我每天早晨最喜欢来散步的地方。荷花池边有杨柳应竞,水木年华,钟灵毓秀。

上课前我总是习惯沿着荷花池散散步,一个人,一种心情。

“哟,豆芽菜呀,大清早的,咱还真有缘。”是苏蛮和她的几个跟屁虫!

豆芽菜是那几个恶女给我取的外号,可能觉得我很瘦弱,很好欺负吧。

苏蛮家在当地也是有钱有势,她家是做化妆品的,我父亲就是她爸手下的一个部门小经理,自然,她也把我当成她的仆人。

“啊……”苏蛮旁边的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把一只又绿又肥的虫子,弹到我衣服里,我惊吓到了。

“就当早晨的礼物!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个就借我戴两天。”她顺手就把我头上的蝴蝶结给拿走了,然后,抖着身子,大摇大摆的离去。

心里很憋屈,我好想冲上去狠狠揍她一顿,可是这样一来,会害父亲丢掉工作的。

“我帮你教训她。”小精灵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赶紧抓住它,“算了,惹不起可以躲嘛,我们全家的生活还得靠他们家呢。”

我不想让那个每天早出晚归的父亲因为我而在公司受刁难。

“你就这么懦弱?”小精灵鄙视的看着我。

被人这样说,心里更觉得委屈,如果我没有和任何人有关系,如果我只是我,那我会冲上去和她厮打,但是这个如果没有。

我也只能站在那把她丢进我衣服里的虫子拿出来,不敢有一丝的反抗。

“呀!那不是你前女友嘛。亲爱的,我们过去大声招呼。”很远就能听到校花和李竭的声音。

当初李竭和我分手,就是因为校花喜欢他,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我。我很自卑,我凭什么跟校花比啊,她有魔鬼的身材,天使般的脸蛋,像瓷娃娃一样的肌肤,每一样都吸引着李竭。

可是,我还爱着眼前的这个男生。

我也觉得自己无药可救,即便他狠心的抛弃我,但是每次只要看到他或想起跟他有关的事情,我就忍不住掉眼泪。

“哼,敢跟我抢东西的人,就是这个下场,灰姑娘就是灰姑娘,永远都别想着拥有公主的东西。”校花许红捷用手抬起我的下巴,蔑视的看着我。

李竭只是在一旁冷冷的看着。

愤然!不为校花的羞辱,只为眼前这个双手交叉在胸前的男生,这个曾经许诺要保护我一辈子的男生。

感觉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不管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反正你死定了。

我眼冒火光,握紧拳头,欲挥向那个女的脸庞。

“依迷!”背后传来红数的声音,我知道他是有意要制止我的,“李竭,你是不是带着你的校花离开啊,不要让我觉得你这坨牛粪当得不称职啊?”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红数和李竭的关系变得水火不容,也许是因为他选择了校花吧,让红数很瞧不起。

“走!”李竭拉着校花离开了,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望着李竭的背影,渐行渐远,心中思绪复杂万千。

“你没事吧?”红数扶着我的手,疼惜的看着我。

“嗯,没事!谢谢你!”我面无表情的回答。

我伤心地跑开了,听见红数在后面叫喊我,可是我无心理会。

觉得自己真没用,我应该恨,恨这个男生,恨他完全不念我们这三年的感情。

我对于他来说是什么?只是这三年寂寞的陪伴者吗?

我不服气,不甘心,他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把我踢开。

我追了上去,想讨个说法。

看见他们在池塘河畔的石椅上坐下,我正想要走上去,只听见李竭在哄着校花。

“犯不着跟这个傻帽一般见识,这样不是显得你很没素质?”李竭吻了下校花的额头。

“我就是气不过,你当初怎么会看上她?如果你的前女友是像我一样同一档次的,我就不会这么生气了,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啊?”校花故作矫情。

“她不就是我的一个三年的免费保姆嘛,我从没有把她当做女朋友,我怎么会看上她呢,要料没料,要脸蛋没脸蛋。”

他怎么能这么说?我又气又恨,转身就往学校对面的山上跑。

原来他只是把我当成免费为他服务的保姆!我一边哭着一边跑,脑子里浮现一幕一幕我们的交往时的画面。

为了他支持他画画,我每天省吃俭用;我每天一下完课就去他的宿舍,给他洗衣服,打扫卫生;去学他喜欢吃的菜,去另外一个城市,为他买绘画材料。

没想到我这三年来的付出,这看他来都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免费保姆”。着三年来我就是为了他而活,似乎我的生命就是因为他而存在,没想到,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一个不用花钱请的保姆。

我要报仇,我要把我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我要让所有伤害我的人都尝尝他们在我心上造成的伤痛。

一口气跑到了山顶,仿佛柔弱的身体突然被注入强大的力量。

“我要报仇,我要变你!为什么父亲不喜欢我?后母百般的刁难我,李竭为什么要离开我?学校的同学都不敢接近我?为什么我会和那些恶女扯上关系?我好累啊,妈,你能听到女儿在呼喊你吗?为什么连你也忍心抛下我不管,留我一个人在这孤独的世间受人践踏?

小精灵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我发疯似的哭喊着,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有种液体灌满了它那只大眼睛,将要溢出。

“依迷,你终于肯释放压抑许久的愤怒了,你早应该这样,不能处处忍让,他们那些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小精灵用那双小手帮我拭去满脸的泪水。

“额……这么恶心!”小精灵帮我擦去鼻涕,故作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呵呵……”为自己的不雅,尴尬的笑了。

小精灵身上就是有种魔力,它能让我破涕为笑,暂时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即便它有时耍嘴皮子很让人讨厌。

“哭够了吧?你要变强大,可是你怎么变强大呢?”小精灵嘟囔着嘴,似乎用那只大眼睛在探索我隐藏的潜力。

“你别小瞧人,这世界上没有我依迷做不成的事。”我自信的拍拍胸脯,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个动作,但是,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做了。

“那好吧,我传你一点超能力,但是这个超能力只能用来提高你个人的能力,是不能用在报复人的身上的,不然你就会被咒语封死,永不超生,”小精灵很严肃叮嘱我。

“真的可以吗?我也可以拥有超能力?这样我就可以像你一样可以来无影去无踪?可以像鸟儿一样在天上自由地飞翔?”我兴奋地跳起来。

“这个你还行,你所具有的超能力只能够让你做什么都比较轻松,学什么都很快,换句话说,就是让你这个笨脑袋变得更聪明点啦。哈哈,超能力还可以让你上天找神,下地寻鬼。不过你就算了,超能力也就让你这个笨脑袋变得聪明一点。”小精灵跳到我的脑袋上,用它的小手敲了敲。

“别碰我的头!”我发疯似得大声喊起来,“谁稀罕你的超能力啊,我相信凭我的能力也一定能让他们败得得屁股尿流。”

“连骂人都不会!”小精灵无奈地捂住眼睛,做出汗颜的表情。

“看来就算传给你超能力也没用,你就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顶多再加上一个会洗衣做饭的保姆。”它往狠里刺激我。

“啊……”我抓住小精灵,用力地捏在手里,“你有完没完啊?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会了解吗?不要太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才对嘛,对于恶势力,对于那些无理刁难你的人,就应该采取这种态度,不然,你懦弱给谁看啊?”小精灵坏坏的眨了眨眼睛。

是啊,我懦弱给谁看?谁会心疼我呢?没有!在我的世界里哭有什么用?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狠狠地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面向大山,大声的喊了声:“我要告别过去懦弱的自己!”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