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玥琉璃顾城离逍小说_玥琉璃顾城离逍小说名字

连载中

浴凰掌天:凤戏天下

来源:掌中云 作者:顾成奈浔 主角:玥琉璃,顾城离逍 标签:重生,言情,纠缠,奇幻,权谋

今天小编带来浴凰掌天:凤戏天下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玥琉璃,顾城离逍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顾成奈浔,北极冰原被血渲染成红色,少女的身体淹没在血泊中。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的少女幽幽醒来。她看看自己,看看周围陌生的环境,皱眉,喃喃的自问着:“我不是,死了么?这,是哪?”她浑身打了个激灵,她,想到了什么——自己,不会……穿越了吧?

浴凰掌天:凤戏天下精彩章节:

“不可能!”

玥东旭进来时正好听完两人的对话,虽然前面说的什么他没听清,但最后一句话,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玥天楚瞪眼反驳道:“她就是我姐,不可能被夺舍,你们给我住嘴!”

说完,玥天楚也不顾后面的人跳脚破骂的反应,快速冲向中央广场的前排,在人群中开出一条足矣让璎珞她们通过的路。

而此时人群中央的玥琉璃以一双透出无线的冷意的火红色眸子,站在边缘睨视坑底的玥东旭。

玥东旭闭着眼。

玥琉璃出手很有分量,即能出气,又能让玥东旭不会有什么危险。

玥东旭之前的确是昏过去了,但现在他是装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这样,一箭三雕。

一,玥琉璃不能继续攻击了,除非玥琉璃不顾名声,宁愿背上弑父罪名,继续对他下手,那他就能继续活下去,虽然以后要有所收敛,但也不妨碍他施施小计,侧面打压玥琉璃和她弟弟玥天楚。

二,如果现在出去,难保不会被人说成窝囊,甚至被载入史册。但,如果以昏迷的状态被人抬出去,就完全可以避免这件事情流传千古。

三,自己被玥琉璃打成这样子,玥琉璃以后就会被安上心狠手辣的的人,从而彻底压垮玥琉璃。

可是,玥东旭没想到的是,即使在三十米深的漆黑巨洞里,自己嘴角的得意也终究逃不过玥琉璃的眼睛。

或者说,即便玥东旭没有这一丝破绽,玥东旭的计谋,玥琉璃也打从一开始就一清二楚。

但玥东旭从来都算错了一点,“暴走”的玥琉璃又怎会在乎他人的想法呢?

玥琉璃眯起染红的血眸,眼下的乌泪痣隐隐泛着嗜血的微光。

“孤知道,汝死不了。汝若再不起来,孤,便当着汝的面,屠了玥府上下,焚了玥家百年基业,将玥家尸首剥光殆尽,挂于城墙之上,赏汝面视七天七夜,再由孤,亲自,送汝归西。孤明了,汝会信孤有这个实力。”

玥琉璃的嘴角没有起伏,每一字每一句,都缓慢无比,令所有人这段没有感情波澜的话语却让人毛骨悚然。

“穿魂之音!”

“这可是蜕浴火强者才能领悟到的魂技!”

“难道玥琉璃已经是……不,不会吧?!”

思至此,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当然,所有人里,并不包括玥天楚。

他只在乎,他姐姐,玥琉璃的安全。

玥天楚想要跑到玥琉璃的身边,可一道摸得到却看不着的灵力墙将他们隔来两边。

“姐!姐!”玥天楚不死心的拍打着灵力墙,“姐,是我啊!我是天楚!姐你怎么了?你把灵力墙打开啊姐!”

玥天楚一下又一下的放出灵力攻击灵力墙,但丝毫没有效果。

玥天楚每打一下,灵力墙就如水面一样,泛起一圈圈的波纹,然后又重归平静。

洞中的玥东旭满头大汗。

出去八成会死,不出去肯定会死而且还会让玥家绝后。

怎么选。

“倒数三个数,汝若不能从洞中出来,汝就可以归西了。左相之府玥家,不管是汝的至亲挚友也好,远亲疏邻也罢,孤都会替汝好好照顾,不会让汝等待多久,就会让汝一家于地底团聚。”玥琉璃见洞底迟迟没有动静,失去了耐心,穿魂之音再次回荡在众人耳边。

“三,二,y”一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乱糟糟的人从洞中爬出来。

这还是个丞相的样子吗?

原本不修边幅的发丝,现在如章鱼的八爪一般“飘逸”;还没来的及换下的华丽朝服被洞中的利石划的如乞丐服一般无二,右脚的云靴破了一个大洞,露出两根沾满了灰尘与泥土的脚趾。

玥东旭眼中透着一抹恨意,但想想自己的命和玥家日后的无限风光,忍下恨意,任由虚伪的恐惧占据整个脸庞,玥东旭沙哑着嗓子对玥琉璃大吼:“我出来了!放过我!放过玥家!”

注意,他先说的是“放过我”,而不是“放过玥家”。

单凭这句话,就让在场的除了玥琉璃和玥天楚以外的玥家人凉了半截心。

他们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玥东旭话里的孰轻孰重。

至于玥琉璃和玥天楚?

呵,现在的玥琉璃不是以前的玥琉璃,她知晓玥家对她的意图。

而玥天楚在鬼门关阎王殿里走过一遭之后,顿悟了他在玥家的地位——猪狗不如。

“呵,汝丧尽天良,弑妻虐儿,谁跟汝说,孤会放过汝?说出来,孤诛他九族。”

玥东旭闻言,瞪大了眼睛,手指发颤,指着玥琉璃的鼻尖:“你,你不守信用!你说了,我若是出来,你就会放了我!”

一道火焰编织成的流光划过,玥东旭的手腕被切断,被切断的地方还散发出烧焦的味道。

“啊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玥东旭惨叫着。

“孤只说,汝不出来,孤便焚了玥府,屠了玥家人,何时说过汝出来,孤就会放了汝,放了玥家?”玥琉璃淡然着,面上看不出一点情绪,但眼中却透着外人看不见的嗜血。

玥东旭找不出理由反驳玥琉璃的话,毕竟,她真的是这么说的。

她只说不出来就屠了玥家,却没说出来后,不放了他,不放了玥家。

“那我的手呢?你为什么切断我的手?”玥东旭不死心,只好找别的突破口。

玥琉璃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嘴唇的弧度没变,依旧用穿魂之音回答:“汝指着孤,是对孤的大不敬,该罚。孤给汝机会,自断另一臂,否则,孤亲自操刀,让汝痛不欲生。”

对她来说,玥东旭没有那个资格让她亲自动口。

玥东旭怎么可能会自断一臂,不到最后,他是不会让自己再有任何意外损伤。

玥东旭不敢直视玥琉璃,只能偷偷的瞄着玥琉璃。

突然,他颚的抬头,汇聚所剩不多的灵力至丹田发出声音虚弱无力,却能让所有人听见的声音:“你不是玥琉璃!你是谁!玥琉璃不可能有这么高的阶级!她的眼睛和头发也不是红色的!她的眼角也没有乌泪痣!你到底是谁!”

身音穿透整个中央广场。

可是,听见了又能怎样?

谁敢在浴火期或者浴火期以上的强者面前嚼舌根?

哑然无声。

玥琉璃自然知道玥东旭的企图,眸光一凝,挥袖,将玥天楚,璎珞,孙奶娘他们放入灵力墙,然后又在他们周围又设了一道灵力墙结界。

她担心有人在她疏忽时,对玥天楚他们下手,这样,就不怕任何人对他们下手了。

玥琉璃眼睛一眯,玥东旭凄惨的尖叫便传来。

精神穿透攻击,金丹期便能领悟。

玥琉璃嫌玥东旭太吵,又是一挥袖,玥东旭便没了声响。

“踏踏踏——”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从结界外传来,两排身穿军服的队伍从人群穿过,将人群分成两边——御林军。

东南西北,上下左右。

御林军将结界包围,没留下一点空隙。

关乎浴火期强者的事,皇帝怎么可能没有行动,处理好了,国家多一位强者,处理不好,国家就会多一个强敌。

眼下,便是第二种情况。

“放了玥丞相!”领头人萧邦走到结界边,对玥琉璃说,语气虽然有害怕,但还是装出一副高傲的样子。

气势是要有的,但是,如果对方的气场比你跟强大呢?

玥琉璃斜眼看了一眼萧邦,一眼,只一眼!

萧邦就犹如身子被埋在万里寒冰之下,忍不住浑身发抖。

萧邦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结界周围的御林军也一个个的跪在地上,一下一下的颤抖。

紧接着,围观的人群里一个接一个从凝气期底实力的人到元婴期高实力的修炼者,都一个个跪在地上。

在场的人,除了玥琉璃和玥天楚他们,再无一个是站立着的。

威压!

浴火期巅峰强者的威压!

没一个人能抗得住浴火强者的威压!

“听着,玥东旭,若不是她让孤饶一命,汝早已命丧黄泉,知恩图报,汝要善待她,否则,孤不会再看在她的份上饶过汝,孤必定会来拿汝之项上人头。”

“不管在场的是臣或民,若是让孤知晓有人欺负她或她身边之人,孤必归来,取汝之贱命。”很霸气的一段话,却被玥琉璃说的毫无感情。

众人都知道,“她”自然指的是玥琉璃。

玥琉璃说着,手中汇成一把烈焰红剑,挥手,三道精神力汇成弧光朝玥东旭的丹田,玥若雨的两腿经脉,玥若雪的腹部经脉袭去。

“啊——”三种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玥东旭废了。

她说了,若她动手,会让玥东旭痛不欲生,不管是什么灵药,也无法再让玥东旭继续修炼。

因为玥琉璃已经用魂火将玥东旭的丹田烧的一干二净。

而玥若雨和玥若雪,除非有六品灵药,否则……

否则玥若雨一辈子也别想站起来了。

否则,玥若雪再也再不能拥有每个女性都有的功能了。

呵,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玥琉璃的瞳孔变回常人的黑,飞扬的发丝变成了常人的棕黑,乌泪痣也消失在脸庞。

………………

此时此刻,再南方的深海一族的栖息地龙腾海的上方。

天象异变,云层积压,风起云涌,海浪翻腾,泛起阵阵数百米的大浪,冲向沽奈的海边之城。

“轰!”

一个火红色的不明物体冲破云雾,直击龙腾海之中唯一的大陆——龙腾山。

没人注意到,龙腾山突然间增长了近千米……

………………

被这股强大力量长时占据的玥琉璃面向大地倒去。

威压和结界也随之消失。

玥天楚快步冲向前,拦腰抱起玥琉璃的身体,朝玥府奔去。

没了威压,众人也能从地上起来,看见玥天楚抱着玥琉璃还有璎珞孙奶娘他们跑来,人们赶紧往边上退,生怕惹到几位,尤其是玥天楚怀里的那位爷。

有了人群的主动开路,玥天楚很快就抱着玥琉璃回到玥府。

玥天楚轻轻将玥琉璃放在他的床上,之前遍布黑血的床榻在璎珞和孙奶娘的清扫下,恢复了以往的整洁清新。

璎珞喘着气,扶着门框,道:“少爷,小姐她怎么样了,要不要请大夫?”

玥天楚皱眉,眼睛一直盯着玥琉璃,听见璎珞的话也不将视线从玥琉璃身上移开,只是背对着璎珞点点头。

璎珞转身跑出院子,去找大夫。

小半个时辰后,大夫来了。

玥琉璃“发飙”的时候,大夫也是在场了的,或者说,整个帝都除了皇宫的人没来几个,其他的没有一个人不在场。

经过这事,上到王公贵族,下到黎民百姓,谁敢怼玥琉璃?

就算是忤逆璎珞也不行,玥琉璃这位浴火期巅峰强者可是回来索命的!

现如今,璎珞来请大夫,就意味着玥琉璃请大夫,这大夫无权无势,怎感懈怠。

大夫已经四五十岁了,行医也有二十多年了,可谓经验丰富,一进屋,看见榻上的人心中就已经将情况猜了大概。

他上前一步,走到床边,玥天楚退后一步,将最方便行医把脉的位置让给大夫,然后从一旁搬来一把唯一比较完整的椅子。

大夫坐下,摸上玥琉璃的脉搏。

“这……”大夫面露难色,眉毛拧在了一起。

玥天楚看见这表情,心脏提到了嗓子口:“大夫,我姐她……怎么样了……”

大夫深叹一口气说:“四小姐的秘法真是奇怪,他人的秘法都是以燃烧灵魂为代价从而发动的,但四小姐的却很奇怪。”

“怎么奇怪了?”

大夫看了一眼玥琉璃,转身又继续对玥天楚说:“四小姐的丹田虚弱,隐隐有破裂的迹象,现在虽然在吸取天地灵气,却稀少至极,还飘渺不定,这是灵力缺乏的状态下触动秘法被迫降级才会留下的种种表示!”

“据老夫看来,四小姐之前可能是经历了一场恶战,导致灵力尽数用光之后催动秘法才硬生生被秘法燃烧修为,将半步四阶修为燃烧到只剩下三阶中级修为。”

“如果没猜错,四小姐的秘法是以燃烧修为才能触发的!”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