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独宠异能王妃拂苏司空景_拂苏司空景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独宠异能王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恋月儿 主角:拂苏,司空景 标签:穿越,异能,女强,王妃,爱情

今天小编带来独宠异能王妃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拂苏,司空景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恋月儿,她是妖艳撩人的异能者,偏倒霉地被柏档出卖穿越成了被渣夫贱女迫害的侯门疯妇。她惩贱女、踹渣夫,一不小心却招惹了某爷一枚。此爷身份尊贵、皮相撩人,在别人眼前高不可攀;在她面前却是化身行走荷尔蒙,分分钟上演情话剧,致力撩她到底!……“喂,你不会是喜欢我吧?”过了一会儿,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拂苏忍不住说。“我允许你喜欢我。”司空景回答。“我拒绝。”“拒绝驳回!”司空景立刻否定,没错,如果是这只‘小狐狸’,他允许她喜欢。“霸道!”拂苏郁闷了,“我可是有夫之妇,出轨是要被浸猪笼的。再说了,你难道品味奇特,专爱别人的女人……”那句‘别人的女人’听得司空景很不爽,他长臂一拉,再度把拂苏拉到自己怀里。低头,鼻尖几乎快触到她鼻子了,一字一句地说:“你听好,从今夜起,你就是我的女人!”

独宠异能王妃精彩章节:

“当被狗咬了。”拂苏想也不想地说。

“你——”司空景被她气到,这女人嘴巴一点不讨喜。多少女人求他一个眼眸都求不来,更别提他的亲吻了。而她居然还敢嫌弃,真是不知好歹的女人。

“楚氏,你为何在此处?为何又会武?”司空景咽下心底的气闷,追问她。那双狭长的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一个人前后的变化怎么会如此大?据调查,她之前的确如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个胆小女子,出嫁前、出嫁后都倍受欺负;可是现在不但变得灵动,且居然还会身手?除非她一直在伪装,否则他实在想不出发生如此大变化的理由。只是她如果是伪装,又为何?资料上可是说她的女儿也没了,如果她本身如此厉害,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

司空景看着她,越看越怀疑。除非,眼前这人根本不是楚氏?

拂苏被司空景怀疑的眼神看得心头一惊,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你究竟是谁啊?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你该不会调查我吧?”她眼睛一转,反问道。

“我的身份,你迟早会知道的。”司空景却是神秘地一笑,“还有,别转移话题。”

“你这人真没礼貌,懂不懂礼尚往来啊。你都不肯告诉我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回题。”拂苏打死也不会告诉他,自己跟那个楚氏唯一的联系就是躯体。

她越不说,司空景却越怀疑,对她的兴趣也更深了。

“很好,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

这么霸气?

拂苏眼睛转了转,难道是皇室中人?皇帝?太子?还是王爷?

“我该表示荣幸吧。”拂苏撇了撇嘴,不管是皇帝也好、王爷也罢,她都不想靠近他。他太危险了,太接近他没好处。

“没错。”

“你真是……”看到大言不惭的他,拂苏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喂,你不会是喜欢我吧?”过了一会儿,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拂苏忍不住说。

“我允许你喜欢我。”司空景回答。

“我拒绝。”

“拒绝驳回!”司空景立刻否定,没错,如果是这只‘小狐狸’,他允许她喜欢。

“霸道!”拂苏郁闷了,“我可是有夫之妇,出轨是要被浸猪笼的。再说了,你难道品味奇特,专爱别人的女人……”

那句‘别人的女人’听得司空景很不爽,他长臂一拉,再度把拂苏拉到自己怀里。低头,鼻尖几乎快触到她鼻子了,一字一句地说:

“你听好,从今夜起,你就是我的女人!”

拂苏一怔,这男人来真的?不过他哪来的自信,自己就会跟他?

“喂,你……”

拂苏反驳的话还没说完,司空景却突然松开她。

拂苏一怔,才发现有响动,应该是哪个家丁起夜吧。等响动没有了,司空景拿出一块玉佩放到她手里,然后握着她的手捏住玉佩,说:

“记住我的话。”话落,他开窗,身子一跃,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拂苏一愣,夜风吹起,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才赶紧关了窗户。回头,借着月光看着手上的玉佩,见上面有一个‘安’字。

“安?”他究竟是谁?

……

另一边,顺宁侯府  

顺宁侯一行人一回到府里,他就把大儿子喊进了书房。

宋傲雪有些担心,姑母兼婆母的宋氏拍拍她的手,带着她去自己的房间。

书房里,顾正淳坐在书桌之后沉默着不说话。顾源坐下下方左侧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父亲,不知道爹叫自己做什么?这夜都深了,他累得慌,只想回去洗个澡睡觉。

“爹——”

“源儿,你看今夜安王提到楚氏是何意?”顾正淳终于开口了。

听提起这事,顾源也有些懵。

“儿子也不知安王何意,这楚氏生性胆小木讷,嫁入侯府后也没怎么出过府。她与安王能有什么关系?只是安王的话却又似为她出头,这,儿子也是糊涂了。”

顾正淳点了点头,答道:

“你说得也对,楚氏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确不可能认识安王。且,就算认识了,以安王殿下的身份地位也不会对她另眼相看。”

“爹,你说,会不会楚氏在嫁过来前,跟安王认识?”顾源猜测道。

“不对。”顾正淳摇了摇头,“以楚知礼那老狐狸的性子,如果楚氏婚前入了安王的眼,他还不会把她双手送进王府?哪怕是侍妾,只要能攀上王府,那老狐狸也是肯的。”他知晓楚知礼是个爱攀高枝儿的人,更何况楚知礼一向不待见楚氏这个女儿。如果不是见他们不喜楚氏,只怕老狐狸早就闻腥上门了。

顾源想想也是,那老丈人就是个见权钱眼开的主儿。

“可这也不是、那也不对,那安王究竟何意?”总不会是吃饱了撑着管起他们顺宁侯府的闲事儿来了吧。

“这样,再看看。倘若安王真有其他意思,咱们再想对策。”顾正淳一言下锤。

“听父亲的。”顾源点头。

“对了,那楚氏怎么样了?”顺宁侯问起原先的大儿媳妇。

顾源一怔,他怎么知道?自从把楚氏送到别庄后,他就没想起过她。再说了,她一个不得娘家重视的无趣女人,死了就死了罢。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出口,于是讪讪道:

“应该还是那样痴痴傻傻的吧。”

顾正淳一皱眉,说道:

“我知道你不喜她,但是有些事情只能藏在底下、不能摆到面上来。明日,你就让人去问问情况。”

“爹,您不是打算让儿子把她接回来吧?”

花开两处,各表一枝。

在顺宁侯与儿子顾源谈论时,宋氏婆媳俩也在嘀咕着。

“姑母,那安王究竟是何意?怎么感觉像是在为那贱人出头?”宋傲雪捏着手绢,一脸的阴沉。一想到自己在宫宴上出丑还是因为那楚氏,她就意难平。

“总不会,那贱人竟还与安王有瓜葛吧?”她又妒忌又不甘地说。

“安王殿下岂会看上她那样的女人?更何况还是嫁过人的?”宋氏不以为意地说,“只怕是那位王爷闲着无聊,而咱们又正好撞他枪口上了。”谁不知道安王性子乖桀,一向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宋傲雪还是觉得不爽。

“夫人、少夫人……”突然,宋氏的丫鬟宴竹走了进来。

“怎么了?听到侯爷与大公子在说什么吗?”宋氏赶紧问。

“回夫人话,侯爷似有让大公子将楚氏接回来的打算。”宴竹答道。

“什么?”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