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梁子衿秦昊是哪部小说_梁子衿秦昊是什么小说

完本

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

来源:掌中云 作者:糖暮烟 主角:梁子衿,秦昊 标签:爱情,纠缠,替身,故事,小虐

今天小编带来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梁子衿,秦昊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糖暮烟,梁子衿从不以为自己和秦昊能有好的结局陪酒小姐和名门总裁从来是露水姻缘,何况自己只是替身!可当那个男人拥她入怀,她乱了心,忘记一切爱上他。再转眼,却被他亲手送进地狱!“秦昊,你害我至此,凭什么说爱我!”绝望中她放声嘶吼。他紧紧拥着她:“子衿,这世上,只有我爱你……”谜底解开,谁比谁更高贵……

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精彩章节:

“昊,够了,你喝多了。”齐裕璟掰开秦昊卡住梁子衿的手,把他推倒在沙发上。

梁子衿如获大赦,剧烈的咳嗽着,只差一点点,也许她就死了。由于惊恐,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前这个伏倒在地上,衣着暴露的女人,到底做了什么事,竟然让秦昊如此暴虐。

“秦……秦少爷,您……您没事吧?”朱洪发哪里顾得上刚才死亡之门出来的梁子衿,他惊慌的看着秦昊。如果他有一丝不满,也许明天皇庭一号就不复存在了。

“滚!都给我滚!”秦昊突然发疯似的摔碎了一切能够摔碎的东西,VIP包厢顿时一片狼藉。

朱洪发吓得也哆嗦起来,看来今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他走之前没有忘记想带走依旧蜷缩在地上的梁子衿,却在离开的那一刻被秦昊阴森森的声音叫住了:“把那个女人留下!”

梁子衿只觉得脊背发冷,整个人如坠冰窟,可是再也迈不开一步。她甚至不敢回头,因为她感觉那股危险的气息正是从自己的头顶发出了,冷的如同寒冬腊月的风雪,几乎将她冰封。

朱洪发惊慌失措的看着身后的秦昊。秦昊的嘴角扯出一抹微笑,却是冰冷无比。那张俊脸此刻却让他感觉残忍无比。

“秦……秦少爷……”把梁子衿留下无疑死路一条,可带走她自己明天就得破产。这个选择题,朱洪发一点犹豫都没有。他把梁子衿往包厢里使劲推。对着秦昊笑得极其谄媚。

对于他来说,梁子衿如果失去了作用,是死是活,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这些够了吗?滚!”秦昊依旧是微笑着说,拿出一沓钱扔在桌子上,眼神却阴鹜无比,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朱老板,请……”齐裕璟波澜不惊的说。

朱洪发赶忙拿起桌子上的钱,他的目的达到了,剩下的只要梁子衿好好表现,那么以后的荣华富贵,自然少不了他。

“乖女儿,好好伺候秦少爷,干爹先走一步了。”朱洪发谄媚的朝秦昊笑了笑,然后离开。留下浑身颤抖,惊魂未定的梁子衿站在那里,一个人,孤零零的,因为所有人,包括齐裕璟都被赶了出去。

“过来!”后面传来秦昊没有温度的声音。

梁子衿机械的转动着脖子,她的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因为保持一个动作太久的原因。

“我让你过来!”秦昊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波澜,整个包厢静的可怕。

梁子衿一步步的走到秦昊跟前,因为害怕,她的整个人都微微颤抖,冰冷无比。

“秦……秦少爷……”梁子衿颤巍巍的叫了一声。

“你用这种方式出现在我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秦昊忽然站起来,死死的拽住梁子衿的头发,带有酒气的呼吸喷洒在梁子衿的脸上。

梁子衿的脸,由于发根传来的剧痛而显得有些惨白,但是至始至终她却没有叫一声。

“不说是吗?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一把把梁子衿扔在沙发上,梁子衿一声闷哼,还没来得及反应,却被秦昊压在了身下。

该死的女人,当初一声不吭的离开,现在居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秦昊撕扯着梁子衿身上的衣服,原本就是一块遮羞布罢了,穿的这么暴露,不就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吗?

如果不是自己喝醉了那么一定是梦,只有在梦里,贝洺微才会出现,穿着婚纱,笑盈盈的走到自己跟前。

“你玩弄我的真心,一走了之。贝洺薇,你一直想问你,你有心吗?还在跳吗?”秦昊动作粗暴,让梁子衿痛彻心扉,想逃走,却无力挣脱。

“你还想逃吗?”梁子衿的每一次的逃脱,都被秦昊施以更加残酷的惩罚。

门外人头攒动,觥筹交错,音乐震透耳膜,门内却只有女人痛彻心扉的哭喊声和求饶声,还有男人的咆哮声。门外站着的齐裕璟面不改色,压抑了很久的情感总要找个出口宣泄出来。虽然那个女人是无辜的,可是毕竟只是一个小姐,银货两讫,很公平。

漫长的折磨终于过去了。梁子衿满脸泪痕,颤抖着双手拿起仅有的一块遮羞布,穿在身上,虽然早已经残破不堪。施暴者早已沉沉睡去,好像这个房间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身上早已是满目疮痍,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齿印,惨不忍睹,头发也是乱作一团,活像个疯子。脸上的妆容早就已经花掉了,现在的她活生生的就是鬼。

梁子衿咬着嘴唇看着沉睡的秦昊,这样一个有着天使面孔的男人,居然有一颗恶魔的心,他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进来的是齐裕璟。

“子衿小姐,请。”齐裕璟示意梁子衿自己走出来,他对面前的一切无动于衷,面不改色。甚至好像没有看到梁子衿那浑身伤痕和残破不堪的衣服。

梁子衿站起来,她今天所受到的屈辱,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因为在他们看来,她现在就是一个卖肉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这个是报酬。”梁子衿走过的时候,齐裕璟把一张支票递给她。梁子衿的肩膀微微颤抖,但是还是接过了支票,她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

齐裕璟看着梁子衿,这个长相酷似贝洺微的女人。他知道秦昊发疯的理由,虽然这对于梁子衿并不公平,怪只怪她的这张脸。

梁子衿走后,秦昊从噩梦中惊醒,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这样就对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

“昊,要走了吗?”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齐裕璟。

秦昊面无表情的看着齐裕璟:“什么时间了?”

齐裕璟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秦昊点点头,走进浴室,几分钟之后便围着浴巾走出来。秦昊看着依旧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齐裕璟:“裕璟,帮我打电话给老头子,我今天有事,不去公司了。”

齐裕璟也不问为什么,点点头:“好。”

秦昊看着沙发上那触目惊心的红,心中一怔,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拿过齐裕璟递上的衣服换上,甚至没有提昨晚的事情,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秦昊回到家中并没有跟坐在沙发上等了一夜的程安青。

“昊,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了打了你这么多电话,你都不接呢?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一夜未归妈妈会担心吗?”程安青拉住几欲上楼的秦昊。

秦昊无奈的回过头:“妈,我不是三岁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难道您一定要这么紧张吗?您不觉得您现在的紧张很可笑吗?”

当初机关算尽,就是为了让他回国,就知道今天这个局面。

程安青有些失神,秦昊的这个表情跟某个人是何其相似!不耐烦,厌恶感,她统统都见过。

“秦昊,我是你妈妈!”程安青悲愤的说。

“我知道。”秦昊冷静的说。如果不是这个关系,现在他会在这里吗?

“难道你不知道今天董事会会有一个人事任命大会吗?你现在这样……”程安青无奈的说。秦振泽是什么人?他已经对秦昊极度不满了,这次人事任命关系着以后秦昊在神话集团的位置以及发展,秦昊一定要进入管理核心阶层。

秦昊看着程安青,这个一直都很美丽端庄的妈妈,什么时候开始变了,虽然一样的美丽,却已经被权力冲昏了头脑,机关算尽,就是为了把神话集团收入囊中。

“你想要的,我会给你,但是,妈,我现在很累了,我需要休息。”秦昊不想在跟程安青说话,径直上楼了。

程安青目光无神,这个她从小是为珠宝的儿子,却……因为一个女人,把自己视若仇敌。比当年来自丈夫的背叛更让她心痛。

“昨晚少爷去了哪里?”程安青问静静立在一旁的齐裕璟。齐裕璟是秦昊最亲近的人,所以他自然会知道。

“夫人,少爷昨晚一直在别院,没有外出。”齐裕璟平静的说,脸上没有丝毫波澜。

别院是秦家的祖宅,一直被空置,偶尔程安青会派人去打扫一下,平时除了秦昊,出入那里最多的就是他的贴身助理齐裕璟以及他的保镖慕寒。

“好好看着少爷,不要让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知道吗?”程安青无奈的说。什么时候他们母子变成这个样子?

齐裕璟点点头:“我知道了夫人。”

程安青摆摆手:“行了,你下去吧。”

齐裕璟点点头。这就是秦家的夫人,虽然在外人看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出门保镖随从一大堆,可是她真的幸福吗?

神话集团,原本是程老爷子,也就是程安青的爸爸创办。秦振泽作为上门女婿,被带进了公司,膝下无子,女儿又难当大任的程老爷子是把秦振泽作为接班人来培养的,所以神话集团改姓秦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里面到底经过了帮派争斗和流血事件不得而知,最重要的是现在的神话集团牢牢的掌握在秦振泽的手中,今后有可能落到秦昊的手中。当后人提及神话集团的时候,他们想到的是姓氏是“秦”而不是“程”这就足够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