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贪吃的丈夫橙橙乘_贪吃的丈夫橙橙乘小说阅读

完本

贪吃的丈夫

来源:掌中云 作者:橙橙乘 主角:方糖,夏辉 标签:都市,情感,暧昧,生活,虐恋,婚恋

今天小编带来贪吃的丈夫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方糖,夏辉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橙橙乘,世间本无情,方糖对丈夫夏辉掏心掏费,但是丈夫夏辉却直接爬上了闺蜜的床,你以为命运会就此放过方糖吗?并不会!

贪吃的丈夫精彩章节:

我的丈夫劈腿了。

我叫方糖,一个大学毕业就直接结婚生子的女人,现在是一名家庭主妇,从小就是一只金丝雀,从爷爷的手里继承了6家加盟服装店,成天什么都不用做,每年到头来都有个100多万的分红。

我的丈夫是夏辉,他和我在大学时候认识,我们也不能算是两小无猜吧,反正当时爱的是那么纯洁炽热,但是自从我发现他和我的最好的闺蜜纠缠到了一起,我对所谓的爱情都已经无所谓了。

对了,我的丈夫出身农村,大学的学费都是我替他交的。他现在经营着一个物流配送公司,公司的启动资金也是我拿的。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句话在他的身上是从来都没有印证过。

但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我的闺蜜连洁,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女子,我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天下的男人这么多,她怎么就瞅上了我的老公。

“今天你准备干嘛,我晚上有个聚会,所以要晚回来,你别等我,先睡。”夏辉一边刮着胡子,一边用余光瞥了我一眼。

“我?”

“对啊,你今天准备干嘛,学插花还是学画画?我顺路送你。”夏辉用宽厚的手掌抚摸着剃须刀剃过的光洁的下巴,两只手抖了抖衣领,准备开始系领带。

“我来。”我将领带从他的手里拿了过来,“你不用送我,我想睡个回笼觉,什么时候高兴了,就直接打个车出门了。”

“那你乖乖的哈,晚上别等我。”夏辉说了用力的在我额头上重重的留下一个吻,一恍惚的时间,我都差点醉在其中,以为又回到了过去。

哼,我冷笑了一声,装的还挺深情,凭什么花着我的钱,睡了我的人,现在还这么得瑟。

我越想越不服气,在蕾丝的睡衣外面直接套了一件牛仔外套,飞奔夺门而出。

夏辉的车从我眼前呼啸而过,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老婆就站在他的眼前,也许是前方的小妖精勾着他的魂。

“停车。”我摆了摆手,“跟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小哥看着我落寞的样子和前面的宝马,瞬间就明白了,不过又是一个丈夫出,轨,老婆想拼命挽回的家长里短。他甚至都懒得再看我一眼。

夏辉的宝马X5直接停到了连洁公寓门口,一个粉色连衣裙的蜜糖少女踩着3寸高跟鞋,和跳芭蕾一样,优雅的走到了夏辉的车前。“夏夏,你今天迟到了呢,我都等了你5分钟呢。”

夏辉的头从车窗里探出来,丝毫没有顾及周围的人群,直接和蜜糖少女来了一个深长的吻,看得我连今天的早饭都想直接吐出来。

他们长吻之后,连洁更是直接勾着夏辉的脖子,让他下车来。两人在车前又是一阵缠,绵,继而连洁在夏辉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两人窃笑着上楼去了。

我的脚趾在塑料拖鞋里伸了伸,凌乱的发丝缠绕在耳间,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

“小姐,小姐。”司机不耐烦的打断我看戏的权利。“该下车了,你老……,你的朋友都走了。”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着,像是被人戳穿了一样。

“知道了!”我直接从钱包里扯出一张百元大钞往座位上一甩。

我和一个傻子一样站在中央大街上,风瑟瑟的吹动着我的睡衣裙摆,我穿着露着脚趾的塑料拖鞋一步步的往回走。我努力把头低着,如果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地里不被别人发现,那该多好。我可不想被别人认出来,还是在我穿着睡衣的时候,还是在我刚刚捉到了丈夫出,轨的时候。

可偏偏这时,耳边响起了一声“方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呢?”

这声音简直像是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根本不想回应。于是赶紧低下头,往连洁公寓那里走。

这两个狗男女,我一定要让他们尝一尝欺骗我的滋味。我定了定心神,咬着牙决心要把两个人当场拿住。

“哎,方小姐,方小姐,你这是去哪儿啊。”这个人居然追了上来,还喊个没完。我正在气头上,哪里想跟任何人纠缠。

我怒气冲冲回过头,一双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只见身后追过来的人,是我服装店最近谈合作的一个加盟商宋宣明。他也是一身睡衣,穿着拖鞋,手里还提着一兜垃圾。

看到我双目喷火,头发凌乱,一身邋遢的样子,宋宣明显然愣住了。他立刻显得有些尴尬,明白自己不应该此刻叫住我。“方,方小姐,我……”

他的出现却让我心头一动,我一个女人家这样贸然上楼,只怕他们恼羞成怒,万一打起来,我岂不是要吃亏吗?我眼中的怒火渐渐转化成友好的笑意,可是这笑意显然让宋宣明更增添了一层恐惧之色。

我想,此时此刻在他的眼中,我一定像极了一个疯癫的神经病。可是顾不得那么许多,捉奸要紧。我勉强挤出笑容,对宋宣明说:“宋先生啊,这么巧,你也在这儿啊。”

宋宣明下意识地将脊背向后挺了一些,也是勉强还我一个笑容。“呃,对呀,我家就住在这里,我就,就下楼倒个垃圾。哎呦,你看我,光顾着说话,方小姐你忙啊,我,我倒垃圾。”

他作势要走,却被我猛然一把拉住了手臂。我拽着他,一边按着电梯键等着电梯下来,一边说道:“宋先生啊,真是对不住,您帮我一个忙,您放心,您什么都不用做,就跟在我身后就行。”

这下宋宣明更是一头雾水,更觉得我像是一个疯女人了。“别,方小姐,你都没说清楚,你看看我这个样子,我……”

“顾不得那么多了,跟我走。”而我眼下也顾不得形象了,为了让宋宣明放下心,我只好挽住宋宣明的胳膊,直接往电梯那里拖。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我看也不看,更紧的挽着宋宣明,往里面进。

“方糖?”连洁的声音传来的一刻,我几乎听到一声惊雷响在耳边。

我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只见连洁和夏辉每人手里提了两箱东西,站在电梯里。他们都被我和宋宣明惊住了,的确,我们俩现在的样子,实在让人意外。

我和宋宣明都穿着睡衣拖鞋,头发凌乱。尤其是我的手臂还挽着他的胳膊,看起来像是一对下楼倒垃圾的夫妻一般。

“夏,夏辉,你怎么在这儿呢?”该死,这句话本应该是我将他们堵在屋里然后理直气壮的问的。可是此刻我捉奸未及,又和一个男人在这里拉扯,问出这句话居然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夏辉直定定地看着我,走出电梯,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挑起眉毛,满脸狐疑地问道:“方糖,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淡定”,我不是来撞枪口的,我有没有偷,腥出,轨,我紧张什么?

定了一下心神,我提高了声调,两只手不自觉的插在腰间,又一次问道:“我问你呢夏辉,你在这儿干嘛呢?”

夏辉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慌乱,但很快平定下来。他指了指地上的箱子,故作平静的说:“连洁突然打电话来,要我给她帮忙搬东西,我就来了。”

连洁也是赶忙在一旁附和:“是啊方糖,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我心中冷笑。我向前一步,手指点在夏辉的嘴唇上,问道:“那个吻,很让人回味吧?”

夏辉脸色一变,立刻明白我已经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可让我觉得可怕的是,他居然很快收起了慌张的神色,转而换上了一副耐人寻味的复杂神情。“方糖,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一大早穿着睡衣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是怎么回事?怪不得你最近对我冷淡,原来,是有了新欢。”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