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幻手奇医小说_幻手奇医小说阅读

完本

幻手奇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狂少二十三 主角:华鹊,陈圆圆 标签:都市,暧昧,神医,斗争,权谋

今天小编带来幻手奇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华鹊,陈圆圆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狂少二十三,华佗后裔纵横都市,一本《华门经》的神秘古书开启了华鹊的金色大门。从一个妇产科实习生,到一代大医圣的进化史。治癌,续命,接骨,易形,创造一个个的人体与生命奇迹。达官显贵趋若鹜,妙手争春竞风流。官商捧他,美女爱他,穷人拥戴他,他便是史上最年轻的中华医圣,小华鹊!!!

幻手奇医精彩章节:

华鹊虽然心中燃起了那颗悬壶济世的慈爱之心,但他也不是什么傻子。他早已看出徐元华和张丰收这两个主任为了副院长之争,进行的明争暗斗。更看得出来韩正德那老东西在甩锅给自己,人治好了万事大吉,大家开心。要是治不好,倒霉的只有自己。

华鹊走进了那个病患的病房,跟着进来的还有张丰收以及几个打下手的护士,他看了看走廊上熙熙攘攘的人,心里一沉,扯了扯嗓子说:“进来这么多人干什么,又不是要做手术,我得先确认病因。”那几个平时和华鹊暧昧打闹的漂亮女护士,被此时严肃的华鹊一说,连忙退出房间去,张丰收居然也往后退了两步:“既然不是做手术,那你就好好看看,我在旁边反而干扰到你,你有结果了就出来告诉我们就行了。”

张丰收说完,便完全退出病房,将华鹊一个人留在了里面,还给房门上了锁。

一群只会争权夺利推诿责任的狗东西,还敢教训我没有责任感!华鹊心里骂骂咧咧的,毕竟这个案子跟他自己一毛钱关系没有,因为一个多月来,他都被外派到下面的县医院了,今天才刚回来,所以这个病患从住进来到现在他都没接触过,最后烂摊子反而让自己收拾。

华鹊四周瞅了瞅,确定没有人后,又从兜里拿出那颗还没有化的棒棒糖,双手插着兜,又散漫了起来,绕着病床看着床上这个年轻的妈妈。

“哼,年纪轻轻的,学人家生什么孩子,这下惨了吧。”华鹊戏虐道,他撑了撑女孩儿的眼皮看了看,又把了把脉,一招一式的弄了半天,有模有样。他的眼睛不停的朝外面瞅,耳朵也在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哎妈,那群狗日的终于都走开了,装模作样的给你们看可累死我了。华鹊放下女孩儿的手,掏出了手机,里面有他真正可以拿来医病救人的东西。

“《华门经》可是我们家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东西,怎可轻易示人,让我好好翻翻有没有什么办法。”翻看了一阵,其中第六卷千金方的内容还是能为他提供答案的。

原来是这样,华鹊茅塞顿开,走到病床边,将插在女孩儿手上的输液针给拔了下来,这动作刚刚做完,病房马上就被人给撞开了。

“你在干什么!?”面对那些医闹的无礼的问责,华鹊一脸懵逼,而张丰收也在说:“华鹊啊,病人刚生完孩子,身体极弱,那个药液是作为维持生命能量的补充,你拔了它,病人怎么办。”一边说,一边让华鹊再插回去。韩正德也连连摇头,其实他刚刚一直在窗外看着华鹊的一举一动,又吃棒棒糖,又双手插兜,又散漫的坐在一边玩手机。华鹊的这些举动早已触碰到了韩正德的底线,冲着张丰收说道:“这件事你全权负责,你这个徒弟你自己看着办吧。”随后他又转身对家属解释:“我现在就去联系省里的专家,全力救治病人。”

韩正德话刚说完,华鹊摆了摆手说:“这种小事,不用麻烦什么专家了。”

“你他妈的说什么?这就是你们医生的态度?”在场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因为这声音不像是医闹者发出的,大家都朝门外望去,一个穿着呢子大衣拿着皮包的高大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像小弟一样的人,都穿着很别致的西装,而且还别着胸针徽章一样的东西,一看就是了不得的人。

“孩儿她爸,你终于来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好苦啊!”之前还选择相信华鹊的那个母亲一下子又要瘫倒了。中年男人扶起自己老婆,又焦急的看着自己昏迷过去的女儿,伸手安抚,却被华鹊制止到:“这位先生,请不要触碰患者,我在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这个中年男人一巴掌扇了过来。

“你是什么东西?知道我是谁吗?你把我女儿弄成这样,老子还没找你算账!”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一下。”平常跟华鹊关系最好的小护士萧萧鼓起勇气劝道,但是这个大佬并不理会她,继续不依不饶的说:“别说是你,就连你们韩院长,我说换那就能马上换。”华鹊伸手摸了摸自己红肿起来的脸庞,萧萧看在眼里连忙过来伸手给他揉着,韩院长咳嗽了一声,让他俩注意一下。

“反正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我女儿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她是怎么样,我也能把你怎么样。”小护士萧萧终于忍不住说道:“凭什么冤枉人啊,华医生今天才从外地回来,他就没碰过你女儿的病。”

“那么是谁负责我女儿的?”

萧萧伸出去想要指认的手被华鹊给拉了回来:“不管之前谁负责,从今天起,您女儿的病,就有我来负责。”

对方看了看华鹊的胸牌,哼了一声:“你一个实习医生也敢说这样的大话?”

“当然能,如果我救不了您女儿,您想怎样都行。”华鹊虽然这么说了,但依旧没有说服对方。女孩儿的父亲突然转过身揪住韩正德的衣领骂道:“你别忘了你这个位置是哪个领导提拔上来的!”

韩正德此时不再沉稳了,也拉忙的摆手说:“陈局,是我不好,我管理无方。但请您给个机会,我一定全力补救。”

这个叫陈局的人撒开韩正德的衣领,怒气冲冲的看着他说:“韩院长,你马上就去联系省里的专家,我要给我女儿转院。”韩正德连连点头说是:“最快的话,明天就可以转出去了。”

那些医闹一听见是什么陈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巴结了再说,可被他的手下给拦了回去,陈局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婆,怎么会叫这些人来丢人现眼。

就在所有人都在吵闹的时候,只听见萧萧突然惊喜连连的叫道:“醒了醒了!”

所有人回头望去,只见华鹊在给陈局的女儿按压着太阳穴和手臂上的经脉,而那被拔掉的针管也一直没有插回去。此时女孩儿渐渐的有了知觉,动了动两根手指,眼皮也随即张开了。

一群人大呼小叫,女孩儿的父母连忙冲到床边,对女孩儿嘘寒问暖的。华鹊止住他们说:“她现在还很虚弱,得给她一点恢复的时间。”

韩正德和张丰收细细的看着华鹊的所作所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小子居然还藏着这么一手。

陈局长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华医生,我女儿的病因查到了吗?”

“您女儿天生体质弱,加上产后大出血,所以才昏迷了这么久。”华鹊说着,一边又看了一眼张丰收,张丰收低了低头不敢看他。其实张丰收知道肯定不是华鹊说得这么简单,要是没有他,这肯定就是一起医疗事故。

“原来如此,那就有劳华医生了。”华鹊笑了笑,脸上的红肿都还没消呢,看得萧萧直心疼。

没多久女孩儿的眼睛又闭上了,陈局问是什么意思?华鹊解释说:“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明天就会彻底醒来,张主任,这葡萄糖不要再输了。”张丰收点了点头,一群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可那群医闹可不情愿了,妈的,这当官的可得罪不起啊,他们倒是和好如初,咱们可就没得赚了。为首的人转了转眼珠子,看到了现在才走过来献媚的徐元华,便把脑筋动在了他身上,准备搞出一个大新闻。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