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林然鹿潇潇小说_林然鹿潇潇小说名字

连载中

王牌强护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天不下雨 主角:林然,鹿潇潇 标签:都市,暧昧,美女,斗争,保镖

今天小编带来王牌强护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林然,鹿潇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天不下雨,大学生林然和美女老板鹿潇潇公交车相遇,鹿潇潇成为林然的第一女保镖。林然的第二女保镖是初恋情人陶豆豆,第三女保镖则是被称为女野人的维纳斯。3个女子给心仪男人做保镖,演绎了一场悲欢离合的生死大对决……

王牌强护精彩章节:

不等林然说话,便见鹿潇潇神情亢奋道:“那感情好呀!我们能招聘到林然这样的帅哥还不是蓬荜生辉财源滚滚!”

鹿潇潇兴趣盎然地说着,禁不住讲出昨天上清凉台考察市场的尴尬境遇:“昨天潇潇开车上清凉台考察市场;进入景区坐骑宝马被一辆拖拉机撞得面目全非送修理厂休息了,潇潇想拦辆出租车返回;哪知清凉台的出租车就是唐僧肉,拦了半天一辆也不停只好去挤公交车!”

鹿潇潇说着伸长脖子咽咽喉咙道:“天爷爷,挤公共汽车就像打日本鬼子那样的冲锋陷阵啊!潇潇一个小女人哪能挤得过大老爷们?多亏帅哥林然帮忙我才挤上车,林然保护了潇潇一路潇潇不知如何感激他;没想到他会赶来我们公司!”

鹿潇潇把她和林然的亲昵演绎成带她上车一路保护,讲得合情合理丝丝入扣;林然听得云里雾里不知如何是好!

鹿潇潇说着话,拽拽林然的胳膊把手往门里面指指道:“林然先生,我们进去说话呀!您不是应聘公关先生吗?”

林然嘴里呐呐着,鹿潇潇看向萧蔷道:“萧蔷你忙你的吧!林然应聘的事交给我了……”

林然跟在鹿潇潇身后走进娱乐中心的大门,拐了一个弯进到电梯里面。

电梯里就林然和鹿潇潇两人,鹿潇潇牵住林然的手嘻嘻笑道:“帅哥,林然,林基石,刚才你喊我靓丽小妹什么意思啊!”

林然一只手被鹿潇潇牵着,一只手抚摸着后脑勺想了想道:“鹿总脸上不是有两个小酒窝吗?小酒窝是标准的靓丽小妹,小的就这样称呼了!”

鹿潇潇笑得山响:“林然叫我靓丽小妹潇潇实在高兴,可昨天在公共汽车上想问你的名字;由于身边站满人怕引起误会就没敢问!”

顿了一下伸长脖子咽咽喉咙道:“潇潇在睡梦中见过林然,没想到在公共汽车上你上演了英雄救美的活报剧;看来真有缘份这一说!只可惜下车时被挤乱,潇潇找你大半天没着落心中就很难过;心灰意冷地回到中心以为再不会见到你,哪想只隔一个晚上你就找上门来!”

林然听鹿潇潇说得五马长缰,禁不住大惊小怪道:“鹿总睡梦中见过林然?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不等鹿潇潇回答,电梯在18楼停下来;鹿潇潇顺其自然地拉起林然的胳膊揽在自己腰间走出电梯,来到1818办公室门口掏出激光器一扫门打开来,拽着林然走进去。

鹿潇潇的办公室简直就是皇宫,几百平米大的空间摆满楠木和红木家具,而且多为雕刻。

林然是复古主义者,喜欢光顾市内的古木家具店;知道一副楠木或者红木家具至少要十几万元,而古老的金丝楠木家具一副的拍卖价达到四五百万元;鹿潇潇办公室的古木家具少说也值上千万元。

林然环顾四周不禁咂起了牙花子,唏嘘一声心中默然:改革开放让一部人先富起来了靓丽小妹就是其中一个,光看她办公室的摆置就知不是小富而是大富,资产上不了亿不会有如此豪华的办公室。

林然凝视着价值昂贵的楠木沙发不敢落座,鹿潇潇上前一步抱住他在脸上亲吻着说:“林然基石兄弟刚才说潇潇在睡梦中见过你是天方夜谭,可潇潇真在睡梦中见过你啊!林然,这就是缘份你难道不相信!”

林然被鹿潇潇一个热吻搞得神魂颠倒,鹿潇潇又说她在睡梦中见过自己还说这是一种缘份;心窝便像揣了一只小白兔“嘣嘣嘣”憋跳得厉害。

林然凝视着鹿潇潇不说话,鹿潇潇莞尔一笑拥住林然道:“林然小弟怎么不说话?昨天在公交车上像根木头现在还想做根木头不成!”

林然不知如何回答鹿潇潇,突然想起她把自己称呼小弟;灵机一动道:“鹿总称呼林然小弟?难道你比我大不成!”

鹿潇潇一怔,看向林然道:“潇潇当然比林然大啊!潇潇今年28,林然的模样最多二十三四,潇潇不称呼你小弟怎成?”

林然蹙眉瞪眼,他不相信鹿潇潇比自己大5岁;心中正犯叽咕,鹿潇潇又开口说话了:“没想到昨天会在公共汽车上发生那样的事情,咸猪手蚂蚱说出黑桃七洪星的名字后林然小弟并没怯场;而是一拳头打出那厮的鼻血!”

清清嗓子顿了一下道:“蚂蚱说的黑桃七洪星就是我们这里的领班!”

“啊!”林然啼叫一声:“真有如此巧合的事?黑桃七洪星是鹿总这里的领班,这家伙不是黑社会吗?”

鹿潇潇扬扬手臂道:“我们不说黑桃七洪星,还是说说你的英雄救美吧!林然,”鹿潇潇啼叫一声:“你打跑咸猪手蚂蚱,潇潇想感激你有意挤到跟前去;可小弟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嘛!”

林然的脸色一片通红,鹿潇潇说他是柳下惠于事实严重不符;昨天鹿潇潇往他跟前一战,他就有反应;可公交车毕竟是公共场所林然岂能放肆!

鹿潇潇脱口讲出昨天的事却是如此的自如和轻松;林然有点纳闷。

林然来自还不富裕的西部山区,上大学后的生活是学生中最简朴的一个;以至于同寝室好友张子栋、蒲二林、欧阳天讥笑他是端着金碗讨饭吃,活脱脱的“鲜肉乞丐”。

言下之意是说林然如此伟岸的身躯,帅气青春的长相;如果上一次富婆俱乐部会被有钱女人抢着包养的,但林然却坚持两个馒头一盘咸菜的苦行僧生活。

林然不仅保持艰苦朴素的传统,还固守洁身自好的底线;初恋女友陶豆豆和他在一起两人也就亲亲嘴抱一抱而异,并没深入下去。

林然难能相信鹿潇潇会用这种方式报答自己,神情慌乱地凝视着她。

鹿潇潇把林然按在楠木沙发上坐下来问:“林然小弟为什么要来做公关?是不是手头紧张?你要老实讲话啊!”

鹿潇潇的亲吻已经让林然有点措手不及,现在又问他为什么来做公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要不是母亲的手术费,林然打死也不会上这种地方来;这种地方是干什么的林然心中自然明白。

鹿潇潇见林然不吭声,禁不住抹着泪花子说:“昨天公交车上相遇后,潇潇回到家一晚上没眨眼;脑子里满是林然小弟的形象,可是老天保佑让你来到潇潇身边!可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林然依旧痴愣愣看着鹿潇潇,鹿潇潇嘘叹一声道:“好吧!哪你告诉潇潇自己是干什么的!”

鹿潇潇说着,沏好一杯茶端给林然道:“林然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个七八分,你一定是个大学生;手头紧才来做公关是不是?”

林然还是低头不语,他怎么能把妈妈做手术需要20万元的事告诉鹿潇潇呢……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