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如若荒年可待黎末薄凌_黎末薄凌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如若荒年可待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华居 主角:黎末,薄凌 标签:宠文,缠绵,腹黑,爱情,霸道总裁

今天小编带来如若荒年可待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黎末,薄凌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风华居,薄凌对黎末的第一印象就是个问题少女,黎末对薄凌的第一印象就是迟早遭雷劈的大尾巴狼。然而相看两厌的俩人第二次见面就一夜情,薄凌甩给她钱,她感觉受到了侮辱,发誓从此跟他势不两立。然而薄凌却一次次介入她的生活,“我要代替你爸管教你。”“uncle,这不太好吧?”人前他是她的亲叔叔,他宠她管教她,人后他却陷在对她的感情里不能自拔,直到发现她的身世之谜后才庆幸,当初没有放手是对的。“大侄女,既然我们已经一夜情,不如夜夜情好了。”黎末顶锅避雷,“uncle,求放过!”

如若荒年可待精彩章节:

薄凌没有表示的就下了车,扔下了陈潇跟黎末,陈潇吞了吞口水,“黎末小姐,您该下车了。”

黎末听到陈潇叫她才迷迷糊糊醒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刚睡醒的慵懒像有多诱人,陈潇看了一眼就差点流鼻血,尴尬的别过头不敢再看。

“这是哪。”黎末揉揉头发,毫无设防的模样一点都不怕被卖了。

陈潇做事一向有分寸,他难得见自家少爷放任一个几次触犯他底线的人,虽然这样说显的少爷的人品十分惨无人道,但这种放任就已经是种默许。于是陈潇目视前方对黎末道:“黎末小姐要去哪,我可以送小姐过去。”

去哪?黎末混沌的脑回路终于转上了正轨,她拍拍陈潇的肩膀,“你比你家少爷可爱多了,难得咱俩有缘,我看你也顺眼,我请你去喝酒怎么样?”

喝,喝酒?陈潇有些蒙圈,“黎末小姐,我是不能喝酒的,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

陈潇话没说完,黎末就下了车,她绕过车头来到驾驶室门前一把打开车门,直接把懵逼的陈潇推到了副驾驶上,“你坐着我来开。”

陈潇跟他家少爷一样,几辈子没跟女人打过交道,头一回就碰上了这种不在道上的,吓的连滚带爬的就从副驾驶跳了出去,一身好身手也差点崴了脚。

陈潇扒着车门不上也不关,可怜巴巴的在心里祈求他家少爷快点出来收了这妖怪,“黎末小姐,你千万慎重啊!”玩命也别拉着他啊!

黎末一根筋还特轴,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非要追着陈潇让他上车,于是俩人就这样围着烧包宾利开始了老鹰捉小鸡。

“你干什么!”

不知道拉锯了多久,黎末的胳膊被一股不容抗拒的大力抓住,薄凌端着那张死人脸严肃的瞪着她。

黎末歪歪扭扭的冲他敬了个礼,“呦是你啊,那什么你家跟班应该下班了吧,我请他喝杯酒,好歹上一次他还帮了我一回。”

陈潇求爷爷告奶奶的看着薄凌,直到收到一个不咸不淡的眼神才仿佛得了特赦令,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哎,你别跑啊……”

黎末伸着胳膊作势要追,直接被薄凌拽回了屋里。

“喂,uncle,我没说要去你家喝酒啊,你别这么客气嘛,你家这么偏远,万一你把我卖了我去哪数钱啊!”

“你到底想干嘛!”

薄凌一甩手就把黎末摔到了沙发上,凌厉的眼神狠狠瞪着她。薄凌的眼神不是单纯的色厉内荏,而是真真正正的具有威慑人的气场,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被他这样用目光凌迟,但黎末她压根就不是一般人。

“我想喝酒啊。”

黎末一脸纯真的看着他,根本不明白他生气点在哪。

薄凌不知道被哪个字伤了眼,修长的眼尾眯成一根银针,恨不得刺到眼前那不开窍的脑门上,“你爸去世后你就是这样自甘堕落的?”

“你哥没了你还不是一脸的生无可恋。”黎末只是本能的顶他一句,后来想想有些不对,“我怎么就自甘堕落了!”

“逃课,酗酒,打架斗殴,你还想怎么自甘堕落!”

黎末呵呵一声,“好像还有一夜情你忘记说了uncle。”

这句话直接刺穿了薄凌的心肝脾肺肾,他那张俊脸要是石头做的,这会估计已经裂了。他盯着黎末那张白嫩娇小的小脸不怒反笑,“好,我陪你喝酒,你今儿要是能把我喝趴下我就不说什么了,要是不能,以后就由我代替你爸管教你。”

这一套显然对了黎末的路子,她这人典型的陀螺型人格,越抽越来劲,你拿再大的天理来压她都不好使。但如果能依着她的规则说服压倒她,她就服你。而薄凌恰好就是江湖老人精,看人的眼光绝对带毒,一下就捏准了黎末的七寸。

“好!就照你说的办。”黎末郁闷了一天,难得碰上一句顺耳的痛快话,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然而前提是她对自己的酒量以及酒品根本无所知。

薄凌也不知道是不是酒贩子,响指一打就有人直接推来两个酒架,上面码了一溜闪瞎眼的名酒,啤的红的不论,一眼就是要喝死人的节奏。

黎末想着反正不要钱,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喝全乎的名酒真是不喝白不喝,于是她直接拿起两瓶,分给自己跟薄凌一人一瓶。

几十万的酒对瓶吹,那场景简直不能再伤眼。于是两瓶下肚后,黎末的画风就便成了这样,“uncle啊,你会哭吗?”

薄凌狭长的眼睛微醺,盯着这张染上些许红晕的脸想了想,他记事起大概就不哭了吧,但哭总是会哭的,谁吃奶的时候还没嚎过两嗓子呢。于是薄凌几不可见的点点头,大概觉的这问题挺无聊,典型的喝上头的症状。

黎末神秘的笑笑,“我生来就不会哭,哦,干嚎还是会的,就是不掉眼泪,我妈说我天生的讨债鬼,这不,五岁就克死了爹,是不是很神奇。”

薄凌眼角一挑,重新换了种审视的眼光看着她。黎末兀自继续,“你说我讨他什么债了,五岁之前花点奶粉钱,最后也是他们俩吵完架,我爸才出门被撞死的,有我什么事。这些年光买花打车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除了我谁又去看过他一眼。”

黎末又抓了一瓶,一口气就去了半瓶,薄凌原本要去伸出的手又不动声色的收回,继续看着那张鲜艳欲滴的小嘴一开一合。

“我最惨的时候两天没吃过饭,上了大学就再也没花过谁一分钱,怎么样uncle,是不是没见过我这么励志的,虽然你一张死人脸不怎么讨人喜欢,但却是头一个在这一天陪我喝酒的人,来我说什么也要跟你干一杯。”

不带薄凌阻止,黎末又一口干了剩下的半瓶,她这会再看薄凌就有些重影了,“咦?uncle我怎么觉着你这么眼熟呢,像谁来着,我好像今儿才见过的……”

薄凌铁青着脸拍掉黎末再次伸向酒架的魔爪,二话不说就把已经烂醉如泥的黎末打横抱起来。

“喂!uncle你打算二夜情嘛,我还没把你喝趴下呢,我以后可不想被你压一头,没有人能管我的!”

薄凌对她的拳打脚踢无理取闹充耳不闻,巨大的臂力强有力的禁锢着她,黎末怎么折腾也跑不出他的五指山。

但薄凌显然是低估了黎末喝醉酒的下限,直到一个柔软的还带着上等葡萄酒残留的小唇贴在他嘴上,薄凌这尊如来佛立马就被定格在原地,半步也动弹不得。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