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张阳莉姐孽青春_张阳莉姐孽青春小说阅读

连载中

孽青春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夜 主角:张阳,莉姐 标签:生活,经历,人生,青春,小人物

今天小编带来孽青春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张阳,莉姐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月夜,我爸打工回老家,一夜之间,喂养的鱼和猪全都被毒死。我爸在绝望中死去。我和姐姐在村里受尽欺辱,但是我不放弃和绝望,继续奋斗下去。这是段罪孽的青春,也是带毒的青春,但是确实活生生的现实!

孽青春

推荐指数:9分

《孽青春》在线阅读全文

孽青春精彩章节:

她脸色土灰色,头发蓬乱,眼睛盯着我爸的棺材,干瘦的身子晃晃悠悠,宛如风中残叶。

看到眼前的一幕,她不断地摇头,眼底里全是难以置信的眼神。

我和姐姐赶紧跑过去,赶忙扶住随时都要倒掉的母亲。

在我抓住她的手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她浑身在发抖。

短暂的失神后,她忽然疯子一样跑过去,死死抱住我爸的身体,用力想把他从棺材里面拉扯出来。

她失声痛哭起来,大喊我爸的名字,似乎想把他从死亡中唤醒。

鼻涕眼泪都纷纷涌出来,她一下子支撑不住,顺着棺材从旁边滑落下去。

幸好,我和姐姐在一旁,死死把她扶住。

听到我妈悲惨欲绝的哭声,我和姐姐一起大哭起来。

一时间,整个客厅全是哭声,好不悲凉。

我妈哭泣着,还断断续续说着往事。

在工厂打工的日子,卖鱼的那段日子……

还说起,前几天,我爸说卖掉鱼塘的鱼要带我妈去丽江古城游玩。

我知道,她说这些事,是因为这些是她跟我爸最刻骨铭心的日子。

但是从今往后,这些故事只有我妈一个人去回忆。

听到我妈的话,我忽然感觉人生好悲凉,随时都有可能独自一个人继续走往后的路。

在我和姐姐的努力劝说下,我妈才没有趴在棺材上。

法师带来的几个汉子,帮忙把棺材盖上。

听到棺材盖住发出的沉闷声响,我心也彻底沉了下去。

我和爸爸从此永别了!

那一刻,我脑子里忽然闪过父亲那怨恨的表情,我心里默默发誓,我一定要报仇雪恨。

谁敢陷害我家,我一定以牙还牙。

这时,我妈缓缓转过头,看着我和姐姐,鼻子一抽一抽,眼睛里全是无奈和凄凉。

她忽然把我和姐姐搂在怀里,久久没有松开。

我知道,此刻我和姐姐就是她的全部,也是她唯一的精神依托。

不过,我心里却暗暗在想,谁给我妈报的信?

按理说,我姐姐不能把家里的事情告诉我妈,肯定会找一个好的借口稳住我妈,这才回来。

但是我姐刚回来不到两个小时,她不仅知道家里的事,而且还赶了回来。

这说明,我姐刚走,就有人给我通风报信。

那人为何要给我妈报信?到底要做什么?

我满肚子疑惑,但是此刻我不好直接问我妈,因为要是问她,她肯定会骂我们姐弟,我爸去世了,还瞒着她。

但是我隐隐觉得,毒死我家鱼塘、肥猪和通风报信的事,一定是一个人干的。

那个人要做的,想必是要害死我全家。

我爸性格耿直,也得罪一些人,但是要说出现生死矛盾,我也没听过。

况且,我爸才回村,似乎也不可能跟别人结那么大的梁子。

我忽然想起一个人,那就是我二叔。

该不会是他吧?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打一个寒颤。

要是真是他,这得有多可怕?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于是抛开脑子里烦乱的思绪。

但是,过了一天,村子里却开始出现谣言,说有人看到我二叔在我家鱼塘放毒。

很快,这个谣言传到我家里。

我妈听到后,立马火了,扛着锄头,气冲冲跑到我二叔家。

我和姐姐怕我妈出事,于是也跟着跑了过去。

路上,我们还劝我妈,先办完丧事,调查清楚是不是二叔干的。

但是我妈似乎已经气疯了,根本不听,任凭我们怎么劝,我妈执意要去。

来到二叔家。

二叔看到我妈扛着锄头,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大骂我妈:“你发神经,穿着孝服跑到我家。”

我妈咬着牙,二话不说,对着我二叔就是一锄头。

当时,我也差点吓坏了。

我二叔也吓得慌忙跳开。

跳开后,他气得眼睛都红了,破口大骂起来:“要是你再不滚,别怪老子用刀子把你们两个娃娃做了。”

听到这话,我也握起拳头,连亲哥哥的儿女都要杀,这还是人吗?

而我妈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大骂道:“你个天杀的,不得好死,害我全家,我今天要跟你拼了。”

说完之后,我妈又举起锄头,对着二叔挖去。

二叔见状,吓得急忙跑去茅房,但是并没有躲在里面,而是拿出一把亮晃晃的柴刀。

他拿着刀指着我妈,嚣张说道:“臭婆娘,敢到我家杀人,老子要给你放点血。”

但是,他说话的时候,却并没有上。

不知道他是害怕,但是等我妈主动上去。

我妈本来心里难受,刚才又听二叔说要做掉我和姐姐,自然也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想挖死二叔。

但是,我和姐姐也担心出事,于是死死抱住她。

就在她用力挣扎的时候,忽然一道暗影飞过来。

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却看到我妈额头上破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流。

在地上,躺着一块带血的石头。

我立马明白过来,有人用石头砸我妈。

我一肚子火气也点燃了,一边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捂着我妈的伤口,同时环视四周。

只见,不远处张销大大咧咧走了过来,他怒火道:“就你们几个,还敢到我家里嚣张,赶紧滚,不然我让你们娘几个死在这里。”

我难以压住熊熊怒火,拿起我妈的锄头,想送他们父子两人上西天。

但是我姐忽然拉住我,大喊起来:“妈不行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我妈瘫软下去。

额头上血流如注,意识模糊。

我吓得心尖发颤,连忙背起我妈,匆匆朝村里的小诊所跑去。

我跑得飞快,生怕去晚了,我妈失血过多。

路上,我心里油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恐惧。

我害怕我妈也出事走了。

来到村里的小珍说,身材苗条的杨医生,她看到我妈的第一眼,也吓了一跳。

她急忙拿出棉签和止血药,先用药水清洗伤口。

我看到那道伤口足足有一厘米深,我恨得咬牙切齿,他妈的出手那么狠毒。

经过一番处理,杨医生叫我把我妈放到病床上,告诉我们幸好只是伤到皮肉,我妈也只是晕过去而已,还没伤到里面的脑神经,所以休息几天就好了。

姐姐叫我在这里照顾妈,她回去把丧事办完。

我重重点点头。

她走后,我独自一人守在床边。

周围的环境突然静下来了,但是我的心情却异常沉重起来。

虽然现在还没证据,证明我二叔下毒毒死我家的鱼和猪,但是我不相信谣言完全无中生有。

况且,凭着我二叔的狠毒性子,我相信他完全会做的出来的。

为什么他做事要做的那么绝?

害死我全家,他能得到什么?

我心中忍不住叹问。

看着我妈昏睡在病床上,我的心也开始变冷起来。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