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阴间剃头匠小说_阴间剃头匠小说阅读

连载中

阴间剃头匠

来源:掌中云 作者:胜天半子 主角:贺云蜚,凤凰 标签:灵异,乡村,鬼怪,励志,惊悚

今天小编带来阴间剃头匠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贺云蜚,凤凰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胜天半子,我在大雨天出生,我爸死后被人扒皮,我妈被埋在黑水河下,奶奶说我是天生厉鬼命,是来索命的。我一辈子不受活人待见。可师父却说,我是这行最好的传人,因为死人喜欢我。我是民间剃头匠,这一行,最后的传人。剃头匠,剃活人,断前程,礼死人,问凶吉

阴间剃头匠精彩章节:

民国时期的剃头匠,给活人理发,更给死人理容。

甚至,很多时候给死人理,是主要收入来源。

因而,这一行就衍生了很多规矩和禁忌。

我小时候接触一个人,了解了一些,现在,讲给大家听听。

我出生在一个特穷的山村,童年的记忆很匮乏。

唯一鲜活的就是岐三爷。

三爷是剃头的。

不是理发师,是那种走街串巷,扛着扁担剃头的匠人。

为了吸引人,剃头理发时,三爷会唱曲说歌,特别好听。

小孩子好奇,就总围着他看。

三爷的剃头刀特别锋利,还有古老的花纹,看着像祖传多年的宝贝。

有次我跟几个小伙伴商量,偷他的剃刀玩,可却被奶奶发现,一顿胖揍。

奶奶说,三爷的刀,不仅剃头,还有其他大用处哩,不敢瞎胡闹。

能有啥大用处?三爷不就是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剃头匠吗?

不就是一个破剃刀吗?我就不信偷不到。

那时候年纪小,脾气倔,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就在一个没月亮的晚上,摸进了三爷的老宅。

当时天黑的要命,我都看不见自己的手指。

三爷的老宅特别大,还特别阴森。

我记得特清楚,当时三爷大厅里点了根白蜡烛。

一个胖小孩跪在地上,穿着一身红衣服,嘴里还叼着三根香。

胖小孩我认识,是跟我一起长大的三狗子。

平时挺老实的孩子,可现在却跟只野狗一样,呜呜叫着,眼珠里都是血色,特别可怕,还流口水。

三爷就淡定的多,他拿着剃刀,一下又一下,特别有节奏的给小胖剃头。

嘴里还念念有词。

“一剃,污垢烦闷;再剃油腻贪滑,三剃不尘不垢。”

一刀一刀下去,小胖的头发就跟着飘下来,显得特别诡异。

三爷一遍又一遍的念,小胖子的脸色就越来越狰狞。

最后,小胖竟然把嘴里的香全都给吞了,大声叫骂。

“娘把老子,这次遇到一个硬茬子,行!行!老子滚。”

这话说的中气十足,又粗又励,根本不像平时的小胖。

后来的事,我就记不大清楚了。

不过多年后想想,那应该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诡异事件吧?

经过小胖这件事后,三爷的名声就传开了,常常有人断凶吉,问前程。

有时候人太多,三爷都顾上不上出摊剃头,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就少了不少乐趣。

不过,小胖最后还是死了。

这得从我童年另外一件记忆犹新的事说,也是跟三爷有关的。

我记得奶奶那时候总说:二娃犯了太岁,不是三爷,可活不到今天。

太岁,不是说的肉灵芝,而是我们本地的一些说法和习俗。

讲的是本命年死的人,怨气太甚,墓地风水又没搞好,变尸,作怪。

人们常说,犯太岁,太岁头上动土,也是这么一个意思。

死的人是小胖,他晚上在河里游水,脚被水草绊住,淹死了。

等发现他的时候,皮都泡烂了,连我都认不出他的脸。

小胖家里穷,没钱找墓地,就随便挖了个坑,埋了。

当时谁也没记起小胖是本命年,忌讳多。

后来,小胖娘天天睡不着,总梦见小胖,说饿,说冷。

一开始的时候,他娘还不怕,后来家里开始少粮食,鸡鸭也被咬死好几只,他娘就怕了。

找来了村长,把事情说了。

村长年龄大了,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怎么回事。

他当时看着被咬死的鸡鸭,招呼来一群人,说太岁还没成型,刚开始吃鸡鸭,不吃人,咱们去宰了它。

那时候不时兴去外打工,村里人闲汉多,一个个都特别兴奋,凑热闹。

小胖她娘也是心疼孩子,就抹眼泪。

村长安慰说,事情都这样了,死人就别管了,先让活人安生吧。

小胖她娘也不答话,就是捂着嘴哭。

我当时年龄小,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只是跟着起哄。

他们都扛枪拽棒的,我也提了根棒槌,跟着去坟地。

三狗子的坟包刚埋没几天,都是新土。

可到地方一看,整个坟包干瘪的像风干大馒头,一点水汽都没有。

要知道,他的坟可是在河边。

村长看了一眼,在掌心吐了口痰,骂了几句脏话,说这小子还真成气候了,给老子把坟包扒开。

可没人敢动手。

都吓坏了。

这坟包是大家埋的,这才几天,就干瘪成这么一副样子。

而且,周围的草全都枯死了,连一只虫子都没有。

再加上入口处的头发…更是渗人,实在没人敢动。

坟包上都有一个入口,俺们这里的习俗说是门户,其实为了通风,直通墓穴。

通风口不大,两个拳头大小,可现在却塞满了头发,全都湿漉漉、活腻腻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见谁也不敢上,村长夺过铁锹,就要自己上手。

有几个迷信胆小的,赶紧拦,说这事不行找三爷吧?

三爷懂行,能镇住。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村长就急眼了。

这些年,三爷在村里威望太重,隐隐有压下村长的趋势。

老村长嘴不说,可心里一直不舒服。

要是这事也让三爷给办了,那他就太没颜面了。

老村长虽然年龄大,可也是村里有名的能人,有把子力气。

三下五除二,就把坟包给刨了。

刨到最后一下时,噗的一声,就跟大气球一样,一下就炸开了。

里面好像有气,一下子炸出很多烂泥。

烂泥又臭又腥,还喷了我一脸,实在恶心。

也是奇怪,坟包外面干巴巴,里面却湿漉漉的,就跟小池塘一样。

三狗子的棺材就泡在水里,显得特别诡异,尤其从棺材里面长出的头发,看着就害怕。

老村长也不知道是累,还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他也不说话,就是盯着棺材看。

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也是盯着棺材看。

后来大家实在憋不住,气氛太诡异了。有个跟村长关系的好的,就劝村长先把坟埋了,这事太诡异,没见过这样的太岁。

老村长不说话,似乎在犹豫。

有个不长眼的,说了一句,要不然找三爷。

大家也跟着喊,说找三爷,还夸三爷是活神仙。

老村长一听就不高兴了,直接站起来,拿着铁锹就劈棺材。

还骂骂咧咧,说三爷懂个屁,三狗子的命,还不是没保住?

棺材泡的时间长了,材质又不好,三下五除二,就被村长给劈开了。

村长也是胆子大,下手就把三狗子的尸体捞了上来。

三狗子一出棺材,直接把我给吓尿了。

当时我年纪少,是真吓尿了。

不过回想一下,好多年龄大的,貌似也给吓尿了吧?

毕竟,实在是太可怕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