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秦飞第二梦人间禁区_秦飞第二梦人间禁区小说阅读

完本

人间禁区

来源:掌中云 作者:北方先生 主角:秦飞,第二梦 标签:惊险,奇异,悬疑,神秘,鬼怪

今天小编带来人间禁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飞,第二梦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北方先生,老板娘初次见面就要约我,然而有人说老板娘在一个月前就死了,那么这个约我的‘老板娘’是谁?

人间禁区精彩章节:

我身体一个哆嗦,差点就叫了出来,乍一看那只手以为是小女孩也跟了过来。我赶紧点了点头,身后那人才放开我,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女房东。

我抚了抚胸口,靠在墙上大喘气,也不是我胆小,短短一小时内,先是老板娘,后是小女孩,给谁也会神经紧绷起来的。

女房东也是,不说话,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忌讳的看了一眼楼道里,拽起我的胳膊就往楼上走,我开口说了一个你字,本是想问你干嘛呢。

结果女房东整个人都扑了上来,一下子就把我按在了墙上,双手紧紧的捂住着我的嘴巴。

这一下太突然了,我来不及防备,后脑勺咚的一下就撞在了墙上,撞的我头晕目眩,我有点火气了,想推开女房东,却看到房东脸色惨白,一个劲的在给我使眼色,而那个方向是楼道里。

难道楼道里有什么不对劲吗?我也没细看,先是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开我。

女房东松开了我,一个字也不说,又拉着我就是往楼上走,在上楼梯前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楼道里,也不知是看错还是什么,总觉得楼道里好像有东西在蠕动。

女房东把我拉到她的房间,把门关掉,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就连胸口露出一大片都没发觉。我揉着后脑勺,看着女房东说,怎么了,大白天的神神叨叨的?

房东脸色不是很好,身体也一直在打哆嗦。我想这是怎么了,把人能吓成这样。我也不急,等她缓口气再说。她喝了口水,又沉默了一会,看起来好多了。

女房东看着我,小声说,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她这是话里有话啊。

要说奇怪的事,也就是老板娘与小女孩了,我心里直打鼓,脸色也不是很好,女房东见我不对劲,又小声问了一遍。我想这事也瞒不住,还不如承认了。

我咽了下口水,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这一下子脸色更差了,嘴唇都变紫了,一个劲的直嘟囔,坏了坏了,惹上不干净了。

我一听,啥玩意?难不成是女房东也看见小女孩了?

房东身体一个劲哆嗦,嘴里还直念叨:“你房间里有人,不,是有鬼。”

我坐不住了,怎么听着不对劲,好像不是小女孩,也不是老板娘啊。

我让女房东告诉我怎么回事,她缓了回神,才吞吞吐吐的才告诉我,就在她出门,路过楼道时,听见好像有婴儿哭泣的声音,很小声的那种。

她也觉的奇怪,因为这个楼道里就我一个租户,我还白天上班,怎么会传来婴儿哭泣的声音?女房东走到门前,猛的一声哭啼,撕心裂肺那种,声音还是从我房间里传出来的,女房东也觉得不对劲,这才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有点紧张了,我发誓我早上离开时,一切都好好的,也绝不会藏什么婴儿,更不会是什么恶作剧。

女房东也不说话,在沙发上发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坐了下来,想着这是怎么回事?短短时间内,先是已死的老板娘约我去开房,后是死了十二年的小女孩说要跟着我,现在我房间更是传出了婴儿的哭声。

我这也是猜测,也不完全肯定就是这样,兴许这一切都有着合理的解释呢。我心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房间看看,真要是不对劲,我也就彻底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存在了。

这时,女房东说话了,声音很小的那种。我挪着身子凑近了一点,勉强听道她在说着什么。

我坐不住了,心想我房间里估摸着也是有那‘玩意’了。

俗话说的好,无‘奸‘不商啊,当初我来时,女房东告诉我这一块普遍租客少,房子相对便宜,我信了,现在她这么一说,根本不是那样的。

这儿根本不是租客少,而是没有租客敢租,因为……这里以前是死过人的!

女房东说的很模糊,说是三个多月前,这里有一个租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怀有身孕,结果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这也不算啥,离奇的是肚子里的孩子不见了。

想必是这事传出去以后,没人敢来这里租房了,我也是初来乍到的,见这里房租便宜,才住了进来。

不过说实话,要是搁以前,女房东跟我说这事,我顶多不屑的呵呵两声,这都什么社会了,还信这些?可是现在我要说不信,就是自欺欺人了。

女房东说:“你房间里传出婴儿的哭啼声,也许三个月前发生的有关系。”

我看的出女房东很怕,说话的时候,拿着杯子的手一直在颤,我也是头大无比。

难道这一系列事真是冲我来的?

现在想想觉的有点蹊跷,先不说已死的老板娘约我去开房是怎么回事。那个小女孩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看到?难不成是故意给我看到的?

可是也不对啊,女房东说怀有身孕的女孩是三个月前死的,可我三个月前还在天津上学呢,我也不一定会来这租房啊。

这有点乱啊。

等等,那条短信!

我想起来了,中午吃饭收到一条短信,让我晚上别回来,不然就有性命之忧?这么说给我发短信的那人早知道我房间里有古怪吗?

我才意识到……那不是恶作剧!而是在提醒我。

我伸进口袋,拿出手机,滑动解锁,可是屏幕上显示的,不是平日里弄好的墙纸,而是一个布娃娃,布娃娃身上还印着几个大字——哥哥,快走。

我啊一声,头皮都要炸了,只觉这房间都变的惊悚无比,是小女孩跟过来了,她缠上我了。我记得她说过要跟着我,我当时不以为,竟然答应了她,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小时候听人说起过,要是大半夜什么的,有人你名字,千万别答应,不然魂就没了,因为喊你的不一定是人。

我觉的我就摊上类似的事了,小女孩提出了一个‘要求’,我稀里糊涂的答应了,然后小女孩‘理所当然’的缠上我了。

对于这些,我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着些什么说法,但现在遇上这事,只觉的毛骨悚然。

我下意识的就扔掉了手机,不敢看着那几个字,唯恐下一秒小女孩的模样浮现在眼前。女房东一愣,看着仍在地上的手机,又见我脸色不对,显的更加害怕了,低声说,怎么了。

我不知该如何和她说,况且对她说了也没用,会让她更害怕而已,只好故作镇静的摇着头。趁我一个不注意,女房东从地上捡起了我的手机,我阻止已经来不及。

女房东看着手机,脸色突变,一声惊叫,扑到了我的身上,手机再次掉在上,下一刻,传出了让我快要奔溃的声音——哥哥,快走。

女房东再也承受不住,哭了起来,身体哆嗦个不停,嘴里一个劲的说有鬼。我好不容易挣脱起来,抓起手机摔了个粉碎。小女孩的声音消失,我呼了口气,手脚控制不住的在抖。

女房东脸色骤白,惊魂未定的卷缩在沙发上,紧身裙退到了大腿根处,内裤露了出来都没发觉,我找了一件衣服,赶紧给她盖上。

我坐在沙发上,低吼了几声,心乱如麻,小女孩确信是鬼无疑,而且缠上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很害怕,身体都在控制不住的哆嗦,我掐了一下大腿,告诫着自己必须要冷静。

我开始捋着今天发生的事,先是出门,而后与一个老大爷相撞……对了,那个老大爷!

记得当时老大爷很奇怪,有点莫名其妙,说什么完了,沾染上阴气什么的。现在一想,老大爷兴许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真如他所说,我真的就要完了?就算是说出来,我也会完蛋吗?

抛开老板娘先不说,中午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在告诫我晚上不要回家,按现在这种情形来看,是救我吗?这样说发短信的人是知道我房间里有古怪了,可是谁会给我发短信,我一点也没头绪。

还有……不对,老板娘!

我突然想到了一点,我总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老板娘已死了,所以认为她接近我没啥好处,可我恰恰也忽略了她说的话。

老板娘也说了一点,那就是今晚不让我回去,这么一想,我也奇怪了,为什么来了好几天,偏偏是今天老板娘会出现呢?难道老板娘也是知道我房间里的古怪,不让我回去吗?

如果我没多嘴问了一句师傅,说不定还真屁颠屁颠的就和老板娘去开房了。

至于小女孩,也许真是故意给我看到她的,可是她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就百分百认为我会去救她?现在她又在哪里?一直说什么让我快走,是让我去哪?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谜团,环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也想不通。

就在我乱想之时,脑海内灵光一闪,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短信说是今晚不详?而且这一切怪事也从今天开始,难道今天真是什么不详日子吗?

我伸手就去摸口袋,想拿手机看看什么日子,口袋是空的。我这脑子,感概手机让我摔的粉碎,都变成了零件了。

我一阵蛋疼,好不容易有头绪,一下子就断了,我四处张望,也不知道这女房东家有没有挂历,恰好看见房东的手机放在茶几上。

女房东神志不清的蜷缩在沙发上,我唤了她一声,也没反应,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就拿起来翻看日历。我也是哆嗦个不停,不小心点开了相册,我顿时有股想喷鼻血的冲动。

这相册里尽是一些女房东的裸照,姿势撩人,要是平时这可是赚大了,可我现在没那心情观看,赶紧退了出来,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了日历。当我看着日历上显示的那几个阿拉伯数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今天竟然是农历七月十四!

我经常上网,喜欢看一些灵异的东西,所以我也知道农历七月十四意味着……再过一天,就是鬼节了。

对于这些我也具体也说不出个什么,一些地方习俗称农历七月十四是鬼节,有的地方是七月十五,这不重要,只是觉的今天发生这么多怪事,也太巧了。

我关掉了手机,不敢想象,这一切难道真的与鬼节将至有关?这时,不知怎的,脑海内想起了一件事,顿时,我只感觉整个人都要快窒息了。

三年前的农历七月十四,爷爷去世了,而今天恰巧不巧的是爷爷的三周年!

我呆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片混乱,我不知道爷爷刚好去世是否和今日有某种联系,但爷爷临终前提到的几个词,我相信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巧合了。

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让我冷静了许多,我努力回想着三年前的点点滴滴,说不定对我有帮助。

我记得那天,凌晨刚过不久,大伯就急匆匆的来到我房间,对我说爷爷快不行了,叫我赶快去一下。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