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安然湛翊小说_安然湛翊小说名字

完本

爱你引长歌

来源:掌中云 作者:纳兰蓝沁 主角:安然,湛翊 标签:现言,情感,言情,甜腻,斗争

今天小编带来爱你引长歌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安然,湛翊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纳兰蓝沁,安然是湛翊手心里的宝,这是全市都知道的事情。可唯独这小丫头分不清状况,傻傻的以为湛翊对她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宠爱而已。直到某一天,安然被某首长强压在墙壁上上下其手的时候,这才可怜兮兮的说:“不要这样。你是首长。”“嗯,所以我更有行使权和使用权。”湛翊吻得理所当然,亲的理直气壮,却在要进一步下手的时候再次被某女阻止了。“可是你还是我的小……”“闭嘴!再让我听到那两个字,我保证你三天下不来床!”湛翊突然冒火,打横抱起了安然直接进了卧室,然后攻城略地,就地正法。第二天,安然腰都直不起来了,委屈兮兮的说:“我要去告你!”“请便。不过安然,我记得咱俩结婚了。”湛翊凉凉的开口,在安然呆愣的眼神中再来了一句。“难道你是因为不满足所以打算胁迫我再来一次?”某女泪奔……

爱你引长歌精彩章节:

凌微收拾好针管,打算把安然从水里扶起来的时候,湛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浴室的门口,在她有所动作之前,已然穿过她,弯下身子抱起了安然。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好像安然是一件易碎品,小心翼翼的让凌微有些侧目。

“她只是晕了。药性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她睡一觉就没事了。”

“知道了,谢谢了。”

湛翊抱着安然,将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拉起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却在转身的时候找出吹风机,开始吹干安然因为冷水而湿了的长发。

凌微痴痴傻傻的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湛翊如此温柔的对待一个女人,突然间有些羡慕和嫉妒。

“没想到冷血的湛少,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作为你的外甥女还真幸福。”

“你可以走了。”

湛翊没有回头,但是那冰冷无温的声线却让凌微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请我喝一杯?毕竟我帮了你。”

“改天吧。”

湛翊没有拒绝,这让凌微的某地划过一丝期待。

“好,我等你电话。”

她拎着药箱离开了。

房间里,因为凌微的出现而多了一丝香水味,虽然不至于刺鼻,可是湛翊还是皱起了眉头。

他将安然的头发吹干之后,起身打开了窗户,任凭着冷风吹散了空气中不属于他和安然的气息。

安然睡得很沉,只不过那微皱的眉头显得心事重重。

湛翊靠着窗边点燃了一只烟。

烟雾缭绕中,没人能看清他的脸。

安然会突然出现在他入住的酒店房间里,这并不是偶然。

安家居然敢这么对待安然!

他们居然敢!

湛翊狠狠地掐灭了烟蒂,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已然划过森冷和肃杀。

他一直陪着安然,听着她的呼吸声,他就觉得特别平静,踏实。

一夜未眠,当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湛翊摇了摇酸涩的脖子。

他居然这个姿势维持了一夜。

苦笑了一声,湛翊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凌晨五点了。

打了一通电话,让展家的张妈送了一套安然的衣服过来,然后他又去前台,第一次利用展家少爷的身份,将自己的房间换在了安然的隔壁,并且修改了换房时间。

展家,湛家,音同字不同,也让安然的外公展老爷子更加坚持让湛翊签订领养手续。

即便他已经过了领养的年纪。

湛翊做好一切之后,再次回房,收拾了一下痕迹,把衣服放在了安然的床头柜上,然后带着自己的行李箱去了隔壁房间。

安然这一觉睡得挺不舒服的。

尽管床很软,房间里的温度也很适宜,可是浑身的骨头酸涩的难受,仿佛被什么压过一般。

她伸了伸胳膊,滑落的被子下面,那浑身赤果的身体突然露了出来,让她有片刻的呆愣。

记忆回笼,安然的眸子染上了一丝冷然。

张芳既然能把她扔到小舅舅的床上,她想干嘛?

如果说外界不知道她与湛翊的关系也就罢了。

可是张芳不知道吗?

既然知道,却还是把她下了药,并且扒光了衣服送到了湛翊的穿上,难道只是为了求小舅舅帮助爸爸安明辉?

她明知道湛翊对她的在乎和宠溺,这样做不但不会让湛翊感激,反而会激怒湛翊,那么张芳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安然突然眸子眯了起来。

难道她想毁了自己还不够,还想搭上小舅舅湛翊?

一股愤怒从心口荡漾开来。

安然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张芳面前,恨恨的给她两记耳光。

她快速的搜寻了一下四周。

好在湛翊不在。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也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衣服。

那是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湛翊买给她的。

她记得这件衣服在外公家的啊。

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笑容。

果然最疼她的还是小舅舅。

安然穿好衣服,在房间里看了看,确定没什么破绽之后,这才朝门口走去。

可是,当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无数的闪光灯突然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安小姐,听说你在这里私会男人,是真的吗?”

“安小姐,请问你这么做沈家知道吗?”

“安小姐,有人说你陪着一位部队首长在这里睡觉,是为了救你的父亲安明辉,这位首长还在吗?”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记者,突然间像潮水一般的涌来。

安然一个措手不及,整个人被推了一下,然后一步一步的被逼回了房间。

“安小姐。”

“安小姐!”

好像四面八方都是讨伐的声音。

闪烁的灯光,逼迫的嘴脸,不堪的话语,一点一点的将安然胸口的怒火点燃,然后不断地扩大,再扩大。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