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网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沈天婳玄霄_沈天婳玄霄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火茵 主角:沈天婳,玄霄 标签:穿越,重生,医妃,复仇,古言

今天小编带来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沈天婳,玄霄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火茵,上一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当世奇才;这一世却成了被庶妹抢了未婚夫的嫡出小姐。刚一穿越过来,就带着浑身恶臭,被妹妹们奚落不止,还被自己的未婚夫一巴掌扇倒在栏杆上,摔死了。现在,她既然来了,就由不得那些奸人在她面前逞威风。欺辱她?灭之!陷害她?杀之!暗杀她?诛之!“王爷,你是又中药了,还是被狐狸上身所以中了魅邪?”“王妃,你说的太对了,不知王妃对本王的玉颜玉肤可还满意。或者说,王妃打算亲自用身体来检验一番?”扑……此处省略三万五千句缠绵句子。早上醒来,浑身酸痛。炸毛,发怒!“……邪王,我要休了你!”“爱妃生气了啊?都怨本王,是本王没有侍候好爱妃!爱妃别急……咱们继续……”“……”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精彩章节:

沈天婳看着面前的男子,不满的说道:“你那么怕我干嘛,我会吃了你不成?”

这次,她确实是误会了。

男子之所以不敢看她,是怕自己克制不住自己。

她从浴盆里出来,已经没有臭味了,而且上身就穿这这么一件肚兜,还因为洗澡水,紧紧的帖服在了她的身上。

他现在真的很想将面前的女子按倒,尤其是看到她现在好气又好笑的样子,觉得她真是可爱的紧啊。

沈家嫡出小姐,或许……要不就从了自己的本能,解了这媚毒?

想到这里,他心底又涌出几团火焰。再看女子高洁的白衣,眼里更是一派清明,对他又完全不设防的样子,垂下了头。

他虽不是君子,却也不是禽兽。

转身拼命压抑住,眼睛移到了自己的脚尖,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小姐说笑了,在下先行告辞!”

沈天婳这才反映过来自己只穿了内衣,连忙扯了件外衫套上:“你去哪?不想解毒了?不止是你身上的媚毒,还有寒火双绝!”

男子本欲转身而逃,却因为寒火双绝而停住了脚步。

他抬头,看向那双若溪水一般明丽清澈的眼睛:“你知道寒火双绝?”

沈天婳点点头,脸上露出几分得意:“自然。不止知道,我还能解得了。”

说到自己的老本行,还是十分自信的!

“这寒火双绝,是寒毒和火毒并存。单一解除这寒毒,那么火毒便会瞬间发作,人会如同置身火海,体会灼烧之苦!若是解除火毒,那么寒毒亦会发作,如同掉落寒冰,四肢麻木,冷若秋霜。”

看男子听的入神,她继续说:“即便是不解毒,在每月十五之时,这寒火双绝亦会发作。一会若火灼,一会若寒霜,异

常痛苦。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寒愈加寒,火愈加炽,最后毒发身亡。不过……”

她眼睛一亮,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此毒,可解!”

黑衣男子听后,更是震惊!

这寒火双绝普通的医者根本是听都可能未曾听过,他曾经遍访名医,也未曾解除。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竟然说可以解?

“这寒火之毒虽然凶险,但离十五还有几日,到时候才能帮你设法解毒。现在,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先解了媚毒。”

说着话,一根纤细的手指指向男子的重要部位。

因为药性,因为面前的女子,又因为那该死的水,打湿了他的衣服,所以那特殊的地方就格外明显。

他下意识的想要用手去挡,却又觉得十分不雅,一张脸更是如调色盘一般变换着颜色。

这女子真的是闺阁养出来的千金小姐?为什么他觉得有点不太对呢!

他侧过身子,冷冷的看着她,幽幽的说道:“媚毒你可能解?”

“自然可以。”

沈天婳听见他问,反而气定神闲起来,还顺手替自己倒了杯茶喝:

“现在我没有药,解毒有两个方法,一个舒服的,一个痛苦的,你选哪个?”

舒服的?那还用说,自然是男女……

跟她吗?她这么大方?或者说,她根本不在乎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男子心里竟然升起一团怒火。这怒火来的莫名其妙,却又真实。

“舒服的嘛,就是你现在出门,往左拐,走个几百米就有一间怡红院,哪里的姑娘应该很愿意为你效劳。解了毒,再来找我也不迟。”

男子抽了抽嘴角,敢情是让他去找烟花女子……

“不用说了,我选痛苦的!”

沈天婳还以为这男子会立刻飞奔出去,不见人影,却不想他竟然选痛苦的。

痛苦的可就麻烦了,他要泡一晚上冷水,她还得替他针灸。针灸的针没有,只能用香茗的绣花针代替了。

“你确定?”

她其实是不乐意的,但是谁叫她给了选择呢。

“痛苦的可是很痛苦的哦……”

男子看着沈天婳一副极力想将他送走,送到其他女人床上的样子,没由来的感觉到一丝恼怒:“动手吧!”

沈天婳眼瞅着男子赖着不肯走了,便轻叹一口气,仿佛认命一般:“那……你再进去吧!”

又进去?

男子看了看浴桶,无奈的跳了进去。

看来今天是跟洗澡杠上了!

沈天婳看着浴桶内早已郁卒满脸的黑衣男子,满脸兴味的挑了挑眉:“黑衣人,你先把衣服脱了。”

“我不叫黑衣人!”

男子皱了皱眉,看着沈天婳兴味的眼神感觉非常不自在:“……为何要脱衣服?”

沈天婳挑了挑眉,看着男子一脸不自在,不知为何心情有些愉悦:

“你又没说你叫什么。黑衣人是所有杀手刺客飞贼的代名词,至于衣服嘛……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行针?”

一边说着,一双眼睛冲上往下打量着他。

男子看着她的眼神,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此刻,仿佛她为刀俎,自己为鱼肉,只能任其宰割。

或许他应该直接飞出去,找小六拿解药。即便心里这样想着,手却还是乖乖的将衣服解了下来。

“行了,行了,裤子不用脱!”

沈天婳原本只想调侃他一下,却没想到他如此实在。外裤已除,只余亵裤,亵裤薄白,沾了水,那身材尺寸,几乎是一览无余。

再脱下去,就全“果”了!虽然她身为医者,应该是早已习惯,但是面前这个男子……就是让她有点不自在。

也许是因为刚刚那个吻吧。

想起那个吻,饶是自己脸皮再千锤百炼,也泛起了一抹红晕。

这个男人,占了她的便宜,她一定要找个机会,讨回来!

其实男子也没想脱那么多,只是因为一个晃神,这手就……不过,现在看到她惊慌脸红的样子,着实可爱的紧啊!

原来并不是嘴上说的那样大胆,也只是个纸老虎,一只可爱的纸老虎!

沈天婳稳了稳心神,拿来绣花针在火山一阵炙烤,然后精准的刺向男子背后的穴位。

男子感觉到疼痛,微微的皱了皱眉,转头看着她,淡淡道:“你可以叫我……玄宵。”

沈天婳应声,在治疗的时候跟病人说话,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减缓疼痛:“玄萧?玄武的玄,落木萧萧的萧?”

不过这男子确实了得,原本应该是疼痛无比的穴位,扎在他身上跟没事一般。

或许是因为寒火双绝的原因,他的忍耐力已经超乎寻常人了。

“不是,云霄的霄。”

“哦……玄霄。”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